•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正文

    形同陌路 孤孤单单地过一生

    112 人参与  2017年09月26日 01:13  分类 : 小说库  点这评论

    形同陌路 孤孤单单地过一生 小说库 第1张

    第216-220章:

    下午两点,宁浅语完成手术从手术室出来,刚准备进办公室,突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浅语?”

    宁浅语回头,就看到慕灵珊扶着慕老太太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观察室门口。

    宁浅语微微一怔,然后礼貌地欠了欠身子,“你们好。”

    “浅语真的是你?”慕老太太一脸的惊喜地朝宁浅语走过来。

    因为太激动了,她还差点摔倒。

    “您小心点。”宁浅语立即伸手去扶她。

    “浅语,好久不见了。”慕老太太的脸上带着和蔼的笑。

    她不知道慕圣辰和浅语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却明白浅语的离开,带走了慕圣辰所有情绪。

    “是挺久了,您还好吗?”宁浅语微笑着扶着老太太在走廊上的椅子上坐下来。

    “人已经老了,好不好都那样了。”老太太倒是看得很开。

    宁浅语安慰道:“您可别这么说,您的身体硬朗着呢。”

    “这话,我老婆子喜欢听。”说着慕老太太和宁浅语相视一笑,“浅语,你现在这人民医院工作吗?”

    “我?只是暂时留在这里。”宁浅语对于自己的下一步还没做好准备,M国她是不可能回去了。

    人民医院的院长是高条件想要把她留下来,甚至答应另外开辟一个脑科,由她做主任,享有绝对的权利,但她还在考略之中。

    因为她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团队。她不仅要考虑自己,还要考虑她的团队。

    “哦。”听到宁浅语说只是暂时留在这里,慕老太太的眼神微微有些闪烁。

    慕老太太跟宁浅语又聊了一会后,才由慕灵珊扶着离开。

    回到病房后,慕老太太就吩咐慕灵珊帮她给慕圣辰打电话。

    “奶奶,现在圣辰正是忙的时候,给他打电话好吗?”慕灵珊有些迟疑地问。

    慕老太太跺了跺手上的拐杖道:“给他打!工作重要,还是媳妇重要啊?”

    慕灵珊叹了一口气,拨通慕圣辰的电话后,把电话递给慕老太太。

    此时慕圣辰正在召开会议,接到慕老太太的电话,他立即暂停会议。

    “奶奶,身体怎么样了?”

    “你奶奶我身体好着呢!你在干嘛呢?赶紧来人民医院一趟。”

    听到慕老太太的话,慕圣辰简直哭笑不得,“奶奶,我正在开会,晚点再过来看您。”

    “等你晚点来,黄花菜地凉了。我告诉你,我在人民医院遇到浅语了,她现在在人民医院工作……”

    听着慕老太太滔滔不绝地说着她和宁浅语的相遇,慕圣辰一直没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没得到慕圣辰地回应,慕老太太的声音抬高八度,“小辰辰,你有没有在听?”

    慕圣辰淡淡地‘嗯’了一声。

    立即引起慕老太太不满了,“嗯什么嗯?快过来。”

    “我知道了,奶奶,我还有点事,先挂了。”说着慕圣辰不等慕老太太回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的慕圣辰一脸铁青地坐在位置上,会议室内的人,大气不敢出一下, 生怕一不小心就惹怒了他。

    旁边的叶昔朝着慕圣辰看了一眼,小声地问,“辰少,会议还要继续吗?”

    慕圣辰没有说话,但他手上捏着的笔下一秒被折成两段。

    叶昔的眼神一缩,然后立即示意大家离开。

    得到叶昔的首肯,大家立即如临大赦,迅速地退出会议室。

    而宁浅语在慕老太太离开后,特意去慕老太太之前所进的观察室问了慕老太太的情况,然后才去了慕老太太的主治医生的办公室。

    主治医生见到宁浅语来她的办公室,立即恭敬地站了起来。“宁医生,您有事吗?”

    “没事,我就是过来问问你手上一个病人的情况。”宁浅语随意地挥了挥手。

    主治医生听到宁浅语这么说,就更加的紧张了。

    现在的宁浅语是什么身份?医院的院长都得看她的脸色。

    “宁医生,有什么话,您问吧。”

    宁浅语问,“慕老太太是不是你的病人?现在她的情况是怎么样?”

    “宁医生,慕老太太的确是我的老病人,她原本就有点心肌梗塞,常来医院检查。这次她发病的初始我以为是心肌梗塞复发,然而在检查过后,才知道根本就不是心肌梗塞复发。”

    听到医生这么说,宁浅语的心里一个咯噔。

    “到底是什么?”

    “宁医生,慕老太太是肺癌,晚期。”

    听到医生的话,宁浅语的身子一个踉跄,怎么会?老太太还那么硬朗,怎么会肺癌晚期?

    整个慕家大院,慕圣辰最在意的人,就只剩下老太太了,若是老太太再出事,宁浅语不知道慕圣辰会怎么样?

    “宁医生您?”医生莫名奇妙地看着宁浅语的反应,不会是宁医生跟慕老太太家是亲戚吧?

    “我没事,她的家人知道吗?”宁浅语回过神,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比较的平和点。

    主治医生回答道:“暂时没说,只有之前他的孙子过来问,我才告诉了他。”

    “嗯,打扰了。”宁浅语说完这句话,浑身发软地走出了医生的办公室。

    来到长廊上,她静静地坐了好久,才起身 回办公室收拾东西回家。

    宁浅语刚踏进别墅,就听到小宝贝和古斯在说话,宁浅语立即停下了脚步。

    “义父,那天妈咪是不是跟漂亮叔叔吵架了?才不许小宝贝玩漂亮叔叔送的芭比娃娃?”

    “小宝贝,妈咪和漂亮叔叔不是吵架。妈咪不许小宝贝玩,那是因为小宝贝已经长大了,不能一天到晚都抱着芭比娃娃了。”

    “哦!”

    “小宝贝很喜欢漂亮叔叔么?”

    “小宝贝当然喜欢漂亮叔叔了。义父,妈咪是不是在生小宝贝的气?”

    “妈咪永远都不会生小宝贝的气。”

    “真的吗?”

    “真的!现在妈咪快回来了哦,小宝贝该干嘛了?”

    “小宝贝马上把芭比娃娃给收好。”说着小宝贝从古斯的身上爬下来,然后迅速地把沙发上的那些毛绒娃娃给抱进房间,因为太多了,她分了好几次,才抱走。

    宁浅语一直站在门口,看着小宝贝进进出出的身影,眼泪哗哗地止不住地流。

    昨天晚上,小宝贝玩慕圣辰送给她的芭比娃娃,不仅被她骂哭,还被她给扔了。

    而现在小宝贝趁着她没回来前,把毛绒娃娃给全部收起来,就是担心怕她看到会生气。

    一直到小宝贝把毛绒娃娃给全部收起来后,宁浅语才擦了擦眼泪,走了进去。

    “小宝贝!”

    “妈咪,你回来了!”小宝贝从客厅里跑出来,没有跟往常一样让宁浅语抱,而是站在那里,有些不安地看着宁浅语。

    宁浅语的心里一阵揪疼,蹲下身子把小宝贝给抱进怀里,“小宝贝今天乖不乖?”

    小宝贝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看向古斯。

    古斯站起来说,“小宝贝今天一天可乖了。”

    “既然小宝贝今天这么乖,那……”说到这里宁浅语故意停顿下来,让小宝贝一阵紧张。然后她微微一笑,继续道:“妈咪奖励小宝贝最喜欢的牛排好了!”

    小宝贝立即高兴得拍起手来,“好啊!好啊!小宝贝最喜欢妈咪做的牛排了。”

    看到宁浅语和小宝贝和好如初,古斯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

    宁浅语把小宝贝放下来道:“小宝贝,你和义父去玩一会,妈咪先换衣服,再做牛排。”

    “好啊。”小宝贝讨好地朝着宁浅语一笑,然后奔奔跳跳地去了古斯的身边。

    宁浅语投给古斯一个感谢的笑,然后提着包包上了。

    晚餐后,宁浅语翻着笔记本上的通讯记录,然后打电话给她认识的那些肺癌的医学领域上的那些专家,询问着慕老太太这种情况的治愈率。

    一圈电话打下来后,宁浅语没有多大的收获,那些专家全部都认为,病人如果到了肺癌晚期,最保守的治疗方法就是化疗,然而宁浅语想都不敢想让慕老太太做这个化疗。

    老太太年纪都那么大了,还做化疗来受这种罪,就算是慕家的人同意,她都不会同意的。

    宁浅语挂断电话后,靠在床头用笔记本查资料。

    这个时候小宝贝从外面进来,可能是想起她的手上还抱着那个粉色的芭比娃娃,所以她的脚步停下来,把芭比娃娃藏身后后,准备退出去。

    “小宝贝,快点过来睡。”宁浅语朝着小宝贝藏身后的芭比娃娃上看了一眼,然后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一样地低头继续查资料。

    “哦!”小宝贝小心翼翼地爬上床,然后把芭比娃娃给藏进被子里。

    一直偷瞄着小宝贝的宁浅语看着小宝贝的动作,有些懊悔,昨晚她把小宝贝给吓得不轻啊。

    宁浅语把手上的电脑合起来,放到床头柜上。然后把脸凑近小宝贝问,“小宝贝,妈咪明天休假,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真的吗?”小宝贝立即转过身来,期待地问。

    “真的,明天小宝贝想去哪,妈咪都带小宝贝去。”宁浅语慎重地承诺。

    “明天我还要去游乐场坐海盗船、旋转木马……”小宝贝一个一个地说着自己想要玩的项目。

    宁浅语微笑着点头,“好,小宝贝早点睡觉觉,明天妈咪带着你去。”

    小宝贝打了个哈欠道:“妈咪,小宝贝要听睡前故事。”

    “我看看还有什么童话故事,是小宝贝没听过的。”说着宁浅语从床头柜上把小宝贝的故事书拿下来。

    见到宁浅语拿故事书,小宝贝立即抗议,“妈咪,小宝贝不要听童话故事啦。”

    “那你想听什么?”宁浅语偏头看着小宝贝。

    “小宝贝想听不一样的故事。”

    这可把宁浅语给为难住了,然后她开始编故事。

    “从前有个女孩和一个男孩……”  不过故事才说了一个开头,小宝贝就睡着了。

    宁浅语拂开她额头上的头发,倾身在她额头上一吻,然后把小宝贝藏在被子里的芭比娃娃给放在她怀里。

    “小宝贝晚安!”

    第二天早上,宁浅语给医院打电话请假后,就早早地带着小宝贝出了门。

    “妈咪,你快点。”前面的小宝贝停下脚步催促着。

    宁浅语摇头,快步追了上去,“小宝贝,你慢点跑,别撞到人了。”

    “妈咪,我们快点进游乐场啦。”小宝贝跑过来,拉着宁浅语的手催促。

    “知道了!”宁浅语无奈地快步跟着小宝贝去。

    刚走进一楼的大门,便看到慕圣辰和一行人正站在电梯前等待。

    宁浅语的脚步微微一顿停了下来,小宝贝也发现了慕圣辰,她的脸上闪过一道惊喜,“漂亮叔叔……”

    话还没说完,宁浅语就一把抱起她,快速地进了游乐场。

    慕圣辰眼睁睁地看着宁浅语抱着小宝贝离开,心里带着苦涩。

    她连小宝贝跟他接触都要杜绝吗?

    也是,她跟他的关系都要结束了,他当然不能再接触他的小宝贝啊。桥归桥,路归路啊!

    慕圣辰的眼神收回来,原本怅然的脸上,变成了一惯冷漠的神情,似是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携着一身贵气,示意叶昔推他进电梯。

    其他的人迅速地跟了上去。

    开会的时候,慕圣辰一直都不在状态,他时不时的会望着窗外发呆,又或者垂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当会议开到一半的时候,慕圣辰突然朝着叶昔招了招手。

    后者立即走了过去,慕圣辰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叶昔迅速的离开了会议室。

    叶昔离开后,慕圣辰变得格外认真,干脆简练的解决完了会议。待叶昔返回来后,他就直接带着叶昔离开了万达广场。

    在回去的路上,一直沉默的慕圣辰突然间开口,“回公寓。”

    顿了下,慕圣辰又对着叶昔说:“我有点事要吩咐你。”

    到达公寓,已经是中午十分。

    慕圣辰还吩咐叶昔去御品香,买了丰富的午餐。

    吃完午餐后,慕圣辰吩咐叶昔收拾餐厅,然后就径直走进了书房。

    待叶昔敲开书房门进去的时候,慕圣辰正站在落地窗前。

    “辰少。”叶昔对着慕圣辰的背影唤了一声。

    后者背对着他,没有半点反应。

    叶昔一如往常默默地站着。

    不知道过去多久,慕圣辰才缓缓地转过身,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办公桌前。

    然后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个牛皮纸袋子递给叶昔。

    “你去把这离婚协议给她送过去。”

    “辰少!”叶昔唤了一声。

    慕圣辰没说话,只是等着叶昔来接牛皮纸袋子。

    叶昔抿了抿嘴角,最终接了过去。

    沉默了一会后,慕圣辰开口,“叶昔,三天后M国的那个代表会我去吧,我顺便去看看景瑞。”

    辰少是心里难受,想离开华夏吧!

    叶昔点了点头,回答,“是。”

    “叶昔,公司交给你和炎睿了。”慕圣辰破天荒地交代了一句。

    叶昔虽然觉得奇怪,却没多想,“请辰少放心。”

    “嗯!你回去吧!我今天下午不进公司了。”

    “是。”

    从公寓出来,叶昔坐上车,突然想起慕圣辰让他把离婚协议书送给宁浅语。

    他朝着牛皮纸袋子看了一眼,边掏出手机拨号码,边把牛皮纸袋子放在副驾驶座位上,一个没注意,牛皮纸袋子里的东西滑了出来。

    叶昔的眼睛睁大,然后低下身子去捡。

    当看到文件上内容的时候,他睁大了眼睛,眼睛里充满不可置信。

    连手机里传来宁浅语的声音,他都没听到。

    “请问你是谁?”

    “请问你找谁?如果你不说话,我就挂电话了。”

    当宁浅语第二句话传来的时候,叶昔这才回过神道:“少夫人是我!”

    “叶昔?有事?”

    叶昔伸手把车垫上的文件捡起来,才道:“少夫人,是这样的,今天不是在……万达广场遇到您和小宝贝了,我想问问少夫人,用不用我帮您……办张游乐场的会员卡,可以任由……小宝贝去游乐场玩?”叶昔吞吞吐吐地编完一个借口。

    “不用。”然后那边的宁浅语就挂断了电话。

    叶昔这才满头大汗地把手机给手进兜里。

    “辰少,属下只怕这次不会听你的安排了。”叶昔嘀咕着,把离婚协议重新装进牛皮纸袋里,然后收进了他的公文包了。

    也就这样,这份离婚协议书,永远地尘封进了叶昔的公文包里。

    不仅宁浅语没想到,连慕圣辰都没想到。

    第二天叶昔进公司的时候,没看到慕圣辰,也没接到慕圣辰的电话,他正准备去公寓找慕圣辰的时候,慕圣辰才由保镖推着姗姗来迟。

    一如既往的定制西装、白色衬衣,深蓝色领带。优雅、高贵,更重要的是没有半点的伤心的感觉。

    叶昔愣了几秒,才道:“辰少!”

    慕圣辰点了点头,示意叶昔推他进办公室。

    叶昔立即从保镖的手上接手推轮椅的工作。

    进入办公室后,叶昔就给慕圣辰报行程表。

    因为近几天慕圣辰都是不眠不休的工作,所以叶昔所报的行程表比较的忙。

    而破天荒的,慕圣辰打断了他,“留一半。”

    “?”叶昔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慕圣辰心情很好地重复了一遍,“留一半。”

    叶昔反应过来,点头,按照慕圣辰的吩咐把一半的行程给划去。

    在他的眼里,辰少很不正常。

    然而,他也没辙。

    这还不算什么。

    会议的时候,下面部门有个经理直接交错了报表,若是换平时,慕圣辰该训斥了。

    结果他风淡云飘让经理把报表换了一份,然后继续开会。

    整个会议室的人都被这样的总裁吓得不浅。

    一连三天,慕圣辰都没有再像以前那样没日没夜地工作。

    他每天准时上班、准时下班,除非特殊的情况,他一定不会加班。

    整个圣祥集团上下的员工都在感叹,笼罩在圣祥集团上空的那朵乌云,总算是吹走了。

    要知道慕圣辰拼命加班的那段时间,整个圣祥集团的员工除非特殊情况,都跟着拼命加班。

    没办法,谁让人家大BOSS说的算呢。

    而叶昔并不太乐观。

    这样的辰少看起来正常,而实际上并不太正常。

    要知道叶昔可是跟在慕圣辰身边近十年的人。

    辰少的眼波里没波动了,像一潭死水,激不起半点的浪花。

    如果说五年前宁浅语的离开,带走的是慕圣辰的情绪的话,那么这一次,她剥夺的是慕圣辰的灵魂。

    他就像是没有灵魂的躯壳,看似光鲜不已,实际上,跟死了没什么两样。

    叶昔找不出解决的办法,只能暗暗着急。

    而三天后,慕圣辰如期地去了M国。

    宁浅语自从那天在万达广场再次见到慕圣辰后,就变得沉默了。

    她拜托古斯帮小宝贝找了个幼儿园,然后每天开始忙忙碌碌的工作,除了双休的时候,陪小宝贝,她每天都把手术档期给排得满满的,除非意外的情况,否者她坚决不变动。

    这天从手术室出来后,她被请到了院长的办公室。

    进去的时候,院长办公室除了院长,还有另外一个中年男人。

    宁浅语微微一怔,然后道:“院长,您有客人?那我晚点再来。”说着宁浅语就要离开,却被院长给叫住了,“宁医生,请留步。”

    “嗯?”宁浅语停住脚步回身。

    院长朝着那个中年人看了一眼,然后急切地走到宁浅语面前,“宁医生,这位是我们A市的卫生局郭局长。”

    “郭局长好。”宁浅语的语气很淡。

    卫生局的局长站起来,乐呵呵地道:“宁医生如此年轻,就有这等的成就,可真的了不起啊!”

    宁浅语本不擅长交流,卫生局长如此打官腔,她也找不到什么话来回答,她朝着院长询问地看过去。

    院长抽了抽嘴角道:“宁医生,郭局长今天特意来我们医院呢,是想请您帮忙的。”

    帮忙?宁浅语挑了挑眉。

    “那个,郭局长跟戚小姐有点亲戚关系,所以想请您……”院长的话还没说完,宁浅语就直接打断了他,“院长,我已经说过了,她的手术,我做不了。”

    “宁医生,您……”院长一脸的为难。

    宁浅语却像是没看到他的为难一样,冷冷地道:“院长,我那里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不等院长和卫生局的局长有反应,她转身就走。

    见宁浅语离开了,卫生局的局长一脸的怒气,“她那叫什么态度?她就算再厉害那也只是个医生而已。”

    院长翻了翻白眼,只是个医生?那你来求人家做什么?

    “郭院长,我告诉你,如果她坚持不做手术,我就拿你人民医院开刀。”说完这句话,卫生局长拂袖而去。

    真的是当官的压死人啊!拿医院开刀!院长的脸上露出苦笑来。

    宁浅语从院长办公室离开后,就直接来到了戚雨薇的病房里。

    “戚雨薇,我说过,我不会给你做手术。就算你找再多的人来逼我也没用。”

    躺在病床上的戚雨薇怔怔地看着宁浅语,好半响才回过神来。

    “我没有。”

    “没有?戚雨薇你的面子可真大?卫生局的局长亲自找上门。”宁浅语嘲讽地道。

    听到宁浅语说‘卫生局局长’五个字,戚雨薇一脸的狼狈。

    宁浅语的嘴角勾起嘲讽地弧度,“戚雨薇,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我刚才已经拒绝你那个卫生局长了。”

    说完宁浅语转身就走。

    戚雨薇白着脸目送着宁浅语离开。

    旁边的戚母立即凑过来道:“雨薇,你别在意她的话,她不安好心。”

    戚雨薇转头朝着戚母木然地看一眼,然后怔怔地望着窗外发呆。

    戚母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守在了病床边。

    随着紧张的忙碌,宁浅语也很快把戚雨薇的事给抛到了脑后。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安妮急急忙忙地从外面跑进办公室。

    “宁医生,不好了!”

    正在整理手术案列的宁浅语抬起头来问,“怎么了?”

    安妮上气不接下气地道:“三零三病房的病人……”

    戚雨薇不是住三零三病房吗?宁浅语腾地站起来,“三零三病房里怎么了?”

    “病人的病情急剧恶化,休克快一个小时了。”

    “她的主治医生呢?不管事的吗?”宁浅语激动地问。

    “宁医生……”安妮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宁浅语,一下子吓呆了。

    “说啊。”宁浅语咆哮道。

    “她……她的主治医师也没有办法,才过来跟我们求救的,我之前通知小K过去了,但是……”安妮的话还没有说完,宁浅语就率先走了出去,安妮抿了抿嘴角,快步追了上去。

    进入急症室的时候,小K正在给戚雨薇急救,而戚雨薇的脸色带着乌青色,明显已经休克了不短的时间了。

    旁边的电子仪器上显示,血压和心跳都在急剧下滑。

    “ 强心针!上AED!”

    突然听到“ 强心针和AED!”几个字,小K有瞬间的呆滞。

    见小K没反应,宁浅语直接过去。

    小K立即让开位置来。

    宁浅语迅速地给安妮和小K下达指令。

    随着宁浅语的动作,戚雨薇的脸色开始渐渐低缓解。

    终于电子仪器开始一点一点地恢复正常。

    宁浅语才悄悄滴松了一口气。

    其他的人都是一脸的喜色。

    宁浅语这才把余下的事给小K,并吩咐她一些注意的事项,才从急症室离开。

    戚雨薇的父母正焦急地等在急诊室外面,见到宁浅语爱才能急症室出来。戚母立即朝着宁浅语道:“宁浅语,你这个害人精,你竟然还敢出现在这里。”

    宁浅语掀了掀眼皮,然后把口罩给取了下来,看都没看一眼戚雨薇的父母,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在宁浅语离开后不久,急症室的门再次被打开,小K和安妮从里面出来。

    戚雨薇的父母立即迎了上去,“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小K把脸上的口罩取了下来,朝着戚雨薇的父母道:“病人的情况已经稳定了,很快就会转回病房内。病人家属一定要切记,现在病人的情况特殊,不能受刺激。”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救了我们家雨薇。”戚雨薇的父母朝着小K道谢。

    小K朝着他们看了一眼,淡淡地道:“你们不用谢我,病人能够醒过来,那是因为Qian Yu Ning医生的原因。”

    Qian Yu Ning医生?宁浅语?戚雨薇的父母呆滞了。

    刚才他们还在怪宁浅语害了雨薇,现在却是宁浅语救了雨薇?

    “医生,你是不是弄错了?”

    “全球只有Qian Yu Ning医生有这个病例的经验,你以为是谁都能做到的吗?”小K翻了翻白眼,然后和安妮一起离开,留下不知道该反应的戚雨薇父母。

    下班后,宁浅语如往常一样从医院出来。

    远远地看到她的车子在老地方等她。

    正准备过去的时候,包包里的手机铃声响起。

    她把手机从里面取出来,看到是家里的电话,立即接通,“喂,小宝贝吗?”

    “妈咪,你怎么还没回来?”手机里传来小宝贝的声音。

    “妈咪,马上就回来。”

    “嗯,那等会见。”

    “等会见。”宁浅语弯了弯嘴角,把低头把手机放进包包里。

    就在这个时候,从侧面开出来一辆车,挡在她面前,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车门被拉开,里面伸出来一双手,直接把她给拽进了车里。

    车门迅速地被拉上,然后迅速地开出医院……

    被人拽上车的宁浅语拼命地挣扎,然而一块带着乙醚的手帕很快捂在她嘴巴上,她才挣扎了几下,就失去了意识。

    司机眼见着宁小姐过来了,结果一辆车挡住他的视线几十秒后,宁小姐就不见了。

    他立即感觉到了不妙,立即给张恒打电话。

    张恒那边接到消息后,急得团团转。

    古少在越南现在联系不上,若是宁浅语出了事,他该怎么跟古少交代?

    他迅速地安排帮内在A市所有的人寻找宁浅语,然而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却没半点消息。

    而小宝贝那里因为宁浅语没有回去,闹翻天了。

    张恒又要安排人找宁浅语,又要去哄小宝贝,而小宝贝还不卖他的帐,他的头都大了。

    最后,他只好一个电话打到了叶昔那里。

    谁让他们俩家关系比较好呢?特别宁浅语和圣祥集团的关系太不一般。

    叶昔那边接到消息后,立即安排手上的人脉帮张恒找人。

    同时通知在M国的慕圣辰。

    开玩笑,以慕圣辰对宁浅语的重视程度,只要听到宁浅语不见的消息,什么伤心、什么不正常,都会变成正常。

    不要怀疑,叶昔五年前可是把这个梗用过很多次了。

    现在慕圣辰伤心出走M国,还让叶昔给宁浅语那么一份离婚协议书,宁浅语失踪,叶昔会错过这次把慕圣辰从M国召唤回来的机会才怪呢!

    果然,慕圣辰从叶昔这里得到宁浅语失踪的消息后,当即就让景瑞的私人飞机给送回了A市。

    慕圣辰从私人飞机上下来的时候,叶昔过来接他。

    “人呢?找到没有?”

    叶昔垂着头,不敢回话。

    “人没找到,你还呆在这里干嘛?”慕圣辰咆哮了。

    “辰少,我们的人和张恒的人都已经全部散出去了,但是从五点半到现在没有半点消息。”

    听到叶昔这么说,慕圣辰的脸色沉了下来,按理说,这么多人出去找,不可能没有一点消息。

    “没有其他的线索?”

    “司机看着少夫人下班从医院出来了,结果一辆车开过,挡住他的视线,等车开走的时候,少夫人不见……”

    慕圣辰打断叶昔的话,“等会,那辆车查了吗?”

    经过慕圣辰这么一提醒,叶昔才发觉他们漏了这么大一个重要的信息。

    “属下马上让人去查。”叶昔急急忙忙地去打电话。

    “张恒呢?你让他把浅语的司机给送过来。”慕圣辰突然叫住叶昔。

    叶昔答道:“辰少,古少据说去了越南,联系不上。小宝贝哭着找少夫人,张恒正在那边哄呢!”

    听到叶昔这么一说,宁浅语才记起小宝贝。

    他立即让叶昔帮他把电话打到张恒那里。

    “喂,叶昔啊,你那里有消息了吗?”张恒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过来,其中还夹杂着小宝贝的哭声。

    听着小宝贝的哭声,慕圣辰心疼不已,“张恒,小宝贝还在哭吗?”

    张恒立即回道:“慕总,小宝贝闹着要宁小姐,哄不住呢。”

    慕圣辰的俊眉皱了皱,道:“张恒,你让小宝贝听电话。”

    张恒‘嗯’了一声,随着哭声越来越近。他听到张恒跟小宝贝说,是漂亮叔叔的电话,小宝贝的哭声才小了点。

    “漂亮叔叔,小宝贝要妈咪……呜呜……”

    “小宝贝乖,别哭,妈咪等会就回来了。”慕圣辰哄着小宝贝。

    “漂亮叔叔,呜呜……”小宝贝哭声依旧哭个不停。

    最后慕圣辰道:“小宝贝,叔叔去接你好不好?”

    小宝贝的哭声立即小了些,“真的吗?”

    “嗯,叔叔马上来接你。”慕圣辰承诺。

    小宝贝这才不再哭了,“好。”

    “小宝贝,你把电话给张伯伯。”

    “嗯。”

    电话回到张恒的手上,慕圣辰跟张恒说他马上去接小宝贝后,就让保镖送他去古斯的别墅。

    来到别墅的时候,小宝贝还在张恒的怀里抽泣。

    看到慕圣辰真的过来了,她才睁着红红的眼睛,从张恒的怀里挣脱开来,然后往慕圣辰的身上爬。

    “漂亮叔叔。”

    “嗯,漂亮叔叔来接小宝贝了,小宝贝可不能再哭了。”

    “嗯。”小宝贝果然乖乖地不哭了。

    慕圣辰把小宝贝抱上车后,朝着张恒道:“我把小宝贝带我那里去了。”

    “那我让人继续去找宁小姐。”张恒点头,目送慕圣辰的车带着小宝贝离开。

    没多久,哭了一晚上的小宝贝就在慕圣辰的怀里睡着了。

    慕圣辰没敢放开她,一路上抱着回到公司的办公室。

    一直到早上,叶昔才送过来一点有用的消息。

    “辰少,车找到了,但是是辆套牌车,而且车主的车是被交警大队给扣了,而车莫名其妙地从交警大队不见了。”

    “现在车呢?”

    “扔在了郊区,找不到半点的痕迹,也找不到半个目击者。”

    慕圣辰沉默了几分钟后回答,“叶昔,你继续根据这条线找。”

    “是。”

    叶昔离开后,慕圣辰沉思了一会,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景瑞,你能不能帮我请你伯父帮个忙。”

    听慕圣辰这么说,景瑞一改吊儿郎当的态度,很正经的回答,“圣辰,是还没找到她吗?”

    “嗯,整个黑道上的人都出动了,都没找到浅语,我想请伯父帮忙查查是不是白道上的人对她动的手。”

    “好的,我马上给我父亲打电话。”

    “嗯。”慕圣辰挂断电话,静静地等着景瑞的消息。

    几分钟后,景瑞的电话回了过来,“圣辰,我父亲已经让人去查了,你放心,很快就有结果的。到时候他会直接通知你的。”

    “景瑞,谢谢你。”慕圣辰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圣辰,兄弟之间说什么谢谢?说真的现在看到你不是跟之前一样要死不活,我是终于放心了。”

    “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我不担心你,担心谁?我先挂电话了,等会我家老头子找你占线就不好了。”

    “嗯。”

    挂断电话后,慕圣辰忐忑地等待着。

    宁浅语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发现眼前是一片黑暗,而她的双脚和双手被绑住,动弹不得。

    也许是认为宁浅语被乙醚迷晕了,不会醒过来。

    旁边的人开始肆无忌惮地交谈着。

    “你说上面吩咐要这个妞干什么?还废这么大的力气,从交警大队找套牌车来专门抓她。难道说上面看上了她?”

    “你白痴啊!如果是上面看上的女人,用得着绑吗?当然得用钱啊!”

    “那是上面的仇人咯?”

    “应该是吧。”

    “好了,都别瞎猜,这些事知道得越少越好。”

    听到这个人这么说,其他的人都齐齐地闭上了嘴巴。

    谁会抓她?他们说应该跟她有仇。

    然而她刚从M国回来,也没跟什么人结过仇啊。

    若要说得罪,就只有戚雨薇和昨天的那个卫生局的局长。

    戚雨薇现在还重病之中,所以就只有这个卫生局长了。

    宁浅语不知道这个人到底会把她怎么样,她现在被捆住、被看住,唯一能做的,是继续装睡。

    希望司机在发现她不见后,能找过来。

    没多久,外面隐隐传来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进了房间。

    那些人唤道:“局长。”

    这两个字,是彻底地证明了宁浅语没猜错,是那个卫生局长把她给绑来的。

    然后宁浅语就听到他的声音传过来,“人醒了没有?”

    “还没呢。乙醚这东西比较的厉害,没这么快就醒。”

    “嗯,好好看着,等她醒过来,叫我。”说着脚步声越来越远去。

    待他离开后,房间里再次恢复成之前吵闹的样子。续读

    形同陌路 孤孤单单地过一生 小说库 第2张

    来源:福利小站(微信:fulixiaozhan)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fulixiaozhan.com/607.html

    本文标签:总裁的独宠妻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热门话题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621
    • 页面总数:5
    • 分类总数:20
    • 标签总数:316
    • 评论总数:1054
    • 浏览总数:167474

    文章投稿 | 净网行动 | 广告招租 | 赞助本站 | 关于我们 | 地图

    by© 2016-2017(闽ICP备16002292号-4) |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