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正文

    慕大少醉酒 居然也会说露骨的话

    3150 人参与  2017年09月07日 07:17  分类 : 小说库  点这评论

    慕大少醉酒 居然也会说露骨的话 小说库

    第121-125章:

    正在这个时候,门铃声响起,宁浅语瞬间风中凌乱了。

    宁浅语慌张地朝着外面喊了一声,“等会啊!”

    然后把地上的衣服什么全部给收起来,送进浴室。

    再迅速地跑回房间,随便套上一套衣服,抱着一张被子就出来了。

    她用被子把躺在沙发上的慕圣辰给盖得严严实实的。

    这才放心地去开门,大门被打开,老太太和慕灵珊站在门外。

    原本以为是叶昔的宁浅语凌乱了。

    “浅语,圣辰在家吗?”还是慕灵珊出声打破了平静。

    “呃,在,在。”宁浅语慌张地朝着客厅一指。

    慕老太太朝着她看了一眼,宁浅语后退一步,让他们进来。

    “那个还没收拾,有些乱。”宁浅语很尴尬地把慕老太太和慕灵珊给领到客厅。

    跨进客厅,慕老太太和慕灵珊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的慕圣辰。

    “怎么睡在沙发上?生病了吗?”

    “没,没有。”宁浅语的脸一片绯红。

    慕圣辰听到声音醒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慕灵珊和慕老太太,他反射性地就要坐起身来,身上的被子立即往下滑,宁浅语快步跑过去按住慕圣辰身上的被子。

    “辰,你陪老太太和姑姑聊会,我给你去拿衣服。”说着宁浅语朝慕圣辰使着眼色。

    相比起宁浅语的慌张,慕圣辰便显得气镇心闲了。

    “嗯,外套穿银色的那套休闲装,里面的随便挑。”

    什么叫里面的随便挑?这句话说得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宁浅语的脸红得不能再红了。

    她都不敢看慕老太太和慕灵珊的脸色,逃也似的跑回了房间。

    慕圣辰的话都说这么白了,慕老太太和慕灵珊若是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那就真的是白痴了。

    慕老太太是过来人,脸色倒是正常的很。而慕灵珊虽然是慕圣辰的姑姑,却是慕老太太老来俏女,年纪跟慕圣辰差不多大,却还是未出嫁的姑娘,听到慕圣辰如此露骨的话,粉脸都红得不要不要了。

    “奶奶来找我有事吗?”慕圣辰的姿态闲散得漫不经心。

    就算下面是挂着空挡,慕大少依旧有慕大少的风范。

    慕老太太朝着慕圣辰看一眼道:“小辰辰,你的伤怎么样了?”那天在戚雨薇的病房里发现慕圣辰也在医院住院后,慕老太太还特意地去查了一下慕圣辰为什么住院。

    在拿到结果的时候,她是受了不小的打击。本想着过来看慕圣辰,却又一直没拉下面子。

    “好了。”语气淡然无波痕。 

    “小辰辰,上次戚雨薇的事,我……”慕老太太的话还没说完,慕圣辰就打断了她。

    “那是慕家的事,跟我们无关。”

    因为慕圣辰不留半丝破绽的话,客厅里顿时被沉重的气压笼罩。

    不知道过去多久,慕老太太打破了沉默,“我听说公司里的事了。”

    “哦!”慕老太太的话,没有在慕圣辰清冷的双眸里起半丝涟漪。

    “这件事不要怪你爸,董事会强制性要求让你停止,因为San的合作对慕氏的影响和损失都很大。”

    慕圣辰半咪着眼睛靠在沙发上,似乎在听,又似乎根本就没听。

    “小辰辰,我知道你不好受。”

    “还真没有。”慕圣辰的语气淡得不得了。

    慕圣辰越是这么说,慕老太太越心酸。

    “小辰辰,你……”

    这个时候宁浅语拿着慕圣辰的衣服从房间里走出来,慕圣辰立即打断慕老太太的话,“如果奶奶没什么别的事,便请吧。”

    慕老太太似乎是打定主意,不达到目的不打算走。

    “奶奶和姑姑不会是打算要在这里看我换衣服吧?虽然说我是不太介意啦,但是我家浅语很介意的,女人嘛……”慕圣辰一副‘你们知道的’表情。

    宁浅语脸上的笑倏地一僵,同时脸红的快要滴血了。

    慕老太太和慕灵珊简直哭笑不得,这个逐客令下得,还真的叫一个水平啊。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们真的想不到,如此无耻的话,竟然是从他们家那个优雅得像王子一样的慕圣辰嘴里说出来的。

    “出来大半天了,我也该回去了。”

    慕老太太和慕灵珊站起身来。

    宁浅语垂着脸把慕老太太和慕灵珊送出了房子。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慕老太太回身看着宁浅语,迟疑了一下才道:“浅语啊,之前奶奶说的那些话都是气话,你别往心里去啊!”

    宁浅语怔了几秒,然后绽开一抹笑来,“怎么会,我早就忘记了。”

    慕老太太点了点头,“浅语,小辰辰停职可能心情不是很好,你好好担待。”说完慕老太太和慕灵珊离开了。

    辰停职了?宁浅语皱了皱眉头。

    关上大门,快步回到客厅。

    慕圣辰正好穿上衣服,见到宁浅语急匆匆地跑进来,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怎么了?”

    “慕氏那里怎么了?”宁浅语小心翼翼地问。

    “你是想问我停职的事?”慕圣辰挑了挑眉。他本想瞒着宁浅语的,毕竟她很希望他留在慕氏上班,却没想到他遮遮掩掩,还是被她给知道了。

    “嗯。”宁浅语点头。

    “停职了!现在无业游民闲赋在家。”慕圣辰扬起嘴角笑了。

    而在宁浅语看来,慕圣辰这是强颜欢笑,她抱住慕圣辰的腰,把头磕在他的肩上,安慰道:“其实停职很好啊,你的身体不好,还要跑来跑去的。”

    这个傻瓜还以为他是在为慕氏停职而伤心呢!慕圣辰紧紧地抱住怀里的人,心里满满的。

    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只有她会这么担心他吧!

    “我现在可是米虫了,你确定停职很好?”慕圣辰故意问。

    “我可以去找工作的,虽然拿不了手术刀,我还可以做别的工作啊。”宁浅语立即回答。

    “傻瓜,我之前不也没在慕氏上班?不一样没饿死?”慕圣辰真的不知道宁浅语的小脑瓜里,整天在想什么。“你安安心心进修,不许说找工作的事,你老公我养得起你。”

    如果堂堂的圣祥集团的总裁连家都养不起的话,那大概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养得起家了。

    “嗯。”宁浅语表面上应答的,但已经想好了,去找一份工作。

    慕圣辰根本就不知道宁浅语的想法,以为她已经听进去他的话了。

    “我们出去吃饭。”

    宁浅语想都没想就拒绝,“出去吃太贵了。”

    “家里做饭,你太累。”

    相比起餐厅的饭菜,慕圣辰的确是比较喜欢宁浅语的手艺,不过他不想宁浅语太累。

    宁浅语伸手摸了摸慕圣辰的脸颊,“昨天上午我已经腌制好牛排了,给你做新学的一种牛排。”

    听到宁浅语这么说,慕圣辰才点头同意。“嗯。”

    “你看会新闻,我很快就好。”

    帮慕圣辰把电视打开后, 宁浅语把沙发上的被子收进房间,然后才进厨房做饭。

    不知道过去多久,外面门铃声响起,宁浅语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辰,你开一下门。”

    “嗯。”慕圣辰应答了一声操控着轮椅去开门。

    叶昔上跟在慕圣辰的身后进门,“辰少,属下有要事禀报。”

    “嗯?”慕圣辰朝叶昔瞪了一眼,叶昔立即乖乖地闭上嘴巴。

    “是谁来了?”宁浅语的头从厨房里探出来问。

    叶昔立即跟宁浅语打招呼,“少夫人。”

    “叶助理来了!我做饭去,你们聊。”知道叶昔找慕圣辰都是工作上的事情,宁浅语立即返回了厨房。

    叶昔朝着厨房的方向瞄一眼,然后小声地道:“辰少,之前绑架少夫人的人找到了。”

    “是什么人?”慕圣辰狭长的眼眸瞬间变得幽深。

    叶昔低声回答,“他们是蓊经理的保镖。”

    慕圣辰艳丽的眼里,闪过一丝狠冽的暗淡。

    蓊碧莎,很好!

    叶昔有些苦恼地道:“只是那两个人嘴硬得很,死活不开口。”

    “嗯?”慕圣辰的眼神微微眯起,带着一股寒气,“吃饭后,你送我过去看看。”

    “是。”叶昔点了点头。

    吃完午饭后,叶昔便载着慕圣辰离开了。

    宁浅语以为叶昔只是载着慕圣辰去接工作,也没有多想,收拾好客厅后便去研究院上课了。

    叶昔把慕圣辰带到了A市五环外郊区,也就是之前慕圣辰带宁浅语所去的老院子所在的郊区。

    不过这里离老院子还有一段距离,这里原本属于A市一栋商业楼的停车场,后来A市改建,周围的商业街、住宅区全部迁移,这个地下停车场便荒废了下来。

    早年间慕圣辰是为了把老院子留下来,才把离老院子比较附近的地方全部买下来,其中包括这个地下停车场。

    后来从特殊渠道得到一些保镖后没地方安置,慕圣辰便在这个地下停车场和老院子之间修了一栋楼,供保镖居住,还把地下停车场给弄成他们的训练场地,顺便让他们看着老院子。

    平时他们都在地下停车场里,只有慕圣辰有事的时候,才会让叶昔叫他们出来。

    从入口就去后,就可以看到有不少的穿着便装的魁梧青年。从他们的站姿,和他们的走路方式来看,都是标准的军人步伐。 

    跟一般的军人不同,他们的身上带着肃杀之气,因为他们全部都是从特殊部队专业的军人。

    那些人在看到由叶昔推着过来的慕圣辰,都齐齐地躬身行礼。

    “辰少!”

    “嗯。”慕圣辰淡淡地回应着。

    往里面而去,是个很大的训练场,周围有不少的人都在对打什么的。

    叶昔推着慕圣辰穿过训练场,一直往里面,进入了一间隔间。

    在隔间大门口一左一右站着两个保镖,而在中间的地面上躺着两个人,这两个人就是当时从慕锦博那里把宁浅语给送到贫民区的保镖。

    看到叶昔推着慕圣辰进来,大门口的两个保镖立即起身把地上的那两个人给提了起来,扑通一声,让他们跪在了慕圣辰的脚边。

    蓊碧莎的两个保镖在看到慕圣辰的时候,眼里充满惊恐。他们是突然被人给绑来的,绑来他们的这些人一看就是标准军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军人。

    被绑来后,他们被问了很多于宁浅语被绑架有关的问题,他们咬紧牙关不承认。

    但是他们从来就没有把这件事给联想到慕大少的身上。

    到这个时候,他们确定了一件事,慕家大少真的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啊。

    养着这么一群恐怖保镖的人,能是简单的人吗?

    他们对视一眼,交换着意见。

    “大少!”

    慕圣辰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道:“选择吧?”

    听到慕圣辰的话,他们故意佯装不懂的问,“选择什么?”

    “说或者不说,你们选择。”慕圣辰的眼睛危险地半咪着,他的声音妩媚至极。

    慕身辰明明说的很轻柔,明明他是笑着的,可这样的语调却让他们有些害怕,身子也开始哆嗦起来。

    “大少,我们真的什么……什么都不知道……”

    慕圣辰抬起右手直接一人给甩一巴掌,扇掉他们几颗牙齿。

    身后的叶昔立即递上来一块手帕,慕圣辰边擦着手,边不紧不慢地道:“把四肢都断了,送出A市。”

    “是。”旁边那两保镖立即一人拽一个把他们给拽起来。

    听到慕圣辰说要断他们的四肢,两个保镖吓得腿都软了,“大少,我们说……我们说。”

    “嗯?是吗?可惜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慕圣辰把手帕往地上一扔。

    叶昔立即示意把他们给拖出去。

    他们吓得立即喊道:“是二少,是二少绑架的少夫人。”

    慕圣辰的右手一挥,那两个保镖立即停在了那里。

    蓊碧莎的那两个保镖立即急急地开口,“太太在收到消息后,就带着我们去了二少在东区的那个公寓里。我们过去的时候,少夫人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

    “闭嘴!”慕圣辰扔出两个冰冷的字,语气不容反抗,如同黑濯石般的眸凌厉骇人。

    叶昔朝着那两个保镖使了个眼色,那两人立即拽起他们拖出去。

    隔间安静得落针可闻,慕圣辰面无表情,阴暗的灯光照在他的俊脸上,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叶昔默默地陪着,不说话。

    良久后,慕圣辰才开口,“叶昔,开始清楚慕锦博身边的爪牙,我要让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是!”叶昔点了点头。

    “你先出去,一个小时候来接我。”慕圣辰朝着叶昔挥了挥手。

    后者立即从隔间退了出去。

    宁浅语从研究院刚从研究院出来,就听到有人叫她,“宁同学。”

    一回头,就看到莫言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他一身白色的休闲服潇洒而笔挺,俊逸的脸上带着笑, 温暖如耀阳。

    “莫言教授,这是准备去哪?”宁浅语笑着跟莫言招手。

    “宁同学,我是特意在这里等你的。”莫言定定地看着宁浅语,眼神澄澈而透亮。

    宁浅语奇怪地朝他看一眼,“莫言教授有……什么事找我吗?”

    莫言指着马路对面的咖啡厅道:“我们去那边的咖啡厅里聊吧。”

    “嗯,好。”虽然觉得今日的莫言教授怪怪的,宁浅语依旧点头同意了。

    叶昔送慕圣辰回公寓的时候,慕圣辰发现刚好是宁浅语下课的时间,便让叶昔把车停在路边等。

    却不想,正好看到宁浅语和莫言进了研究院对面的咖啡厅。

    宁浅语和莫言刚落座,服务员就走了过来,“请问两位需要点什么。”

    “我要拿铁,宁同学,你呢?”莫言挑着好看的俊眉问宁浅语。

    “牛奶吧。”对咖啡向来没什么大的喜好,宁浅语直接点牛奶。

    很快服务员就把牛奶和咖啡送了过来。

    “其实,我今天找你,是有点事。”莫言的语气有些紧张。

    “有什么事,莫言教授请直接说吧!”宁浅语端起牛奶轻漱一口,温暖从她的舌尖漫开,她扬了扬嘴角,把手上的杯子给放下来,用汤勺搅动着。

    “那个……”莫言深吸一口气,继续道:“其实我知道你可能有男朋友了,但是我还是想说,宁同学,你可以考虑一下我吗?”

    听到莫言的话,宁浅语搅动着牛奶的右手一僵,她抬起头很惊讶地看向莫言。

    “莫言教授,我想说,如果说我有做什么让你误会了的事的话,抱歉。”

    听到宁浅语说抱歉两个字,莫言知道这是婉转的拒绝,他有些激动地道:“我知道你很喜欢那位慕先生,但你有没有想过他那样……”

    莫言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宁浅语给打断了,“我不是喜欢他,我爱他。你是想说他残疾吧,那又有什么?我愿意照顾他一辈子啊,他想去哪,我都会带他去,然后永远地跟在她的身边,和他一起慢慢地变老。”

    听到宁浅语的话,莫言竟然觉得自己无言以对。想到刚才他竟然用人身攻击来对付情敌。

    什么时候他光明磊落的莫言也变得如此的无耻了?

    “对不起,我不该那么说他。”莫言真诚地向宁浅语道歉。

    “我知道莫言教授不是故意的。”宁浅语弯了弯嘴角,并没有说她和慕圣辰是夫妻,对她来说,这是她自己的私事,用不着告诉别人。

    “哎,我这是被拒绝了吗?可真的好伤心啊。”莫言一副伤透心的样子。

    “呵呵,我看莫言教授一点都不伤心……”话还没说完,宁浅语就被一道很大的力道给扯了出去。

    她的身子因为重心不稳往外面偏,还好手被对方拽着,她才没被摔着。

    宁浅语抬起头,就看到慕圣辰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辰,你怎么在这里?”宁浅语惊讶地问。

    慕圣辰没有回答她,直接一拳砸在了莫言的脸上。

    可怜的莫言,还没认清楚啥情况,就被砸了个正着。

    “你凭什么打人啊?”莫言真叫一个憋屈,他刚告白失败了,又被人给打了,再好的脾气,那也生气了。

    宁浅语质问着慕圣辰,“辰,你怎么可以打人?”

    慕圣辰瞪着醒红的眼睛定定地看了她几秒,然后操控着轮椅离开。

    宁浅语见叶昔正站在咖啡厅外,便没有去追慕圣辰,而是转身跟莫言道歉。

    “对不起啊,莫言教授,他不是故意的。”

    “这大概是因为老天要惩罚我,不该告白吧。”莫言的脸上带着苦笑。

    心里却在吐槽,娘的,这个人下手也腻重了点吧?我的俊脸啊,不会就这么被毁容了吧?

    见到莫言的右脸青紫一片,很恐怖的样子,宁浅语的心里充满愧疚,“那个莫言教授,我送你去医院看一下吧。”

    莫言指着咖啡厅外被叶昔推着离开的慕圣辰道:“宁同学,你快去追他吧!他可能吃醋了,你跟他好好解释一下就好了。”

    开玩笑,人家又不是喜欢他,人家这不过是同情。他莫言还没弱到这种需要同情的地步吧?

    宁浅语虽然担心慕圣辰,却也不太放心莫言,“莫言教授,我觉得你还是去看一下比较的好。”

    莫言拍了拍胸脯道:“你去追他吧,我自己去看医生,保证你明天看到的又是英俊潇洒的莫言教授。”

    “噗嗤,那好吧。”听到莫言这么说,宁浅语也没有在多说什么。

    待目送宁浅语离开后,莫言教授才咧了咧嘴,缓缓地站起身来。

    咖啡厅里的服务员小心地走过来道:“先生,你似乎伤得不轻,需要报警吗?”

    莫言气呼呼地道:“报什么警?你帮我叫辆车吧,我要去医院。”

    “是。”服务员同情地看一眼莫言,然后跑出咖啡厅叫车去了。

    宁浅语从咖啡厅出来,就急匆匆地回了公寓。

    公寓里很冷清,连一个人都没有。

    她立即从包包里取出手机来,给慕圣辰打电话,却怎么都打不通。

    她只好把电话打给叶昔,叶昔倒是很快就接通了。

    “叶助理,辰他在哪?”宁浅语劈头就问。

    “呃,那个我现在有点事,晚点在回电话啊。”说完这句话,叶昔就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宁浅语不安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等着叶昔的电话。

    却没想到等到天都黑了,叶昔都没把电话给打过来,当然慕圣辰也没有回来。

    她靠在沙发上,什么都不做,就那么坐着。想起下午莫言教授跟她说的话,“他可能在吃醋。”

    他真的是吃醋吗?宁浅语抱着双腿想着。

    此时慕圣辰坐在办公室内,办公桌上是一桌子的酒瓶。

    从咖啡厅里出来后,他没回公寓,而让叶昔把他给送到了子公司。让叶昔买来几瓶烈酒,然后就一个人霸占在叶昔的办公室独饮。

    喝醉对慕圣辰来说已经很陌生了,应该说曾经他在酒中醉生梦死,但近两年来,他从未喝醉过。而和宁浅语在一起后,他甚至连酒都很少碰。

    今天慕圣辰却如此猛烈的喝,叶昔很担心的守在旁边。

    突然叶昔的手机响起来,他一看是宁浅语的电话,立即接了起来。

    坐在办公椅上的慕圣辰的眼神朝着叶昔横扫过来,“是谁的电话?”

    叶昔没敢说是宁浅语打的,匆匆地说了一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叶昔啊,陪我喝一杯。”慕圣辰提起一个酒瓶递给叶昔。

    “辰少,属下还要开车。”叶昔没动。

    他必须是清醒的,因为他是辰少的保镖,因为他是辰少的司机,因为他是辰少最信奈的人。

    “景瑞说你无趣,还真的是……”慕圣辰喝了不少,都有些大舌头了。

    “辰少,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叶昔走近慕圣辰。

    慕圣辰没有回答叶昔的话,而是摇晃着脑袋问,“叶昔,你说那个莫言是不是比我好?”

    “他怎么比得上辰少。”叶昔在心里叹口气,伸手想推慕圣辰,却被他给推开了。

    “最起码,他不是残废,他能和浅语肩并肩站在一起,他可以和浅语想去哪就去哪……”慕圣辰的声音带着颓废。

    的确,残废是慕圣辰最在意的。

    意气风发、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圣祥集团总裁慕圣辰,那么的不可一世,那么的高高在上,在宁浅语面前,他却失去了自信。

    辰少还真的是爱惨了少夫人啊!叶昔觉得,这也不失为一个劝慕圣辰治腿的机会。“辰少,要不我们试试治腿?上次景少说的那位医生说有百分之三十的机会,没准更高。”

    “嗯?”慕圣辰抬起头来,眼神有些清醒,又有些迷茫。“治腿?”他的嘴里嘀咕着这两个词。

    然后把手机从兜里掏出来,点了好几下,手机都没动静。慕圣辰小孩子气地把手机给扔办公桌上,“手机坏了吗?怎么打不开?”

    “辰少,您的手机没电了。”叶昔找来充电器把手机给插上,然后问慕圣辰,“辰少,你是要打电话吗?”

    “给景瑞打电话,我要治腿!”慕圣辰咬着大舌头宣告。

    慕圣辰要治腿,叶昔自然是巴不得啊。朝着慕圣辰看一眼,然后从兜里取出手机,点了几下,才把景瑞的电话给拨了出去。

    那边很快就传来景瑞的声音,“喂,叶昔,是圣辰让你找我吗?”声音里夹杂着一些噪音,但很快那些噪声就消失了。

    “辰少,景少的电话打通了。”叶昔把手机放到慕圣辰耳边。

    慕圣辰不稳地捏着手机,“喂,景瑞啊,我要治腿。你快给我治腿!”说完这句话,慕圣辰就趴在了办公桌上。他手上的电话也滑下来,掉在办公桌上。

    手机里面还传来景瑞焦急的声音,“喂,圣辰?人呢?说话啊。”

    叶昔叹了一口气,把手机拿起来,点了几下,才放在耳边,“景少,辰少他喝醉了。”

    “喝醉?他不是很少喝酒了吗?怎么回事?他怎么突然要治腿了?上次不是才提到治腿就暴走的吗?”景瑞噼里啪啦的一串问题丢了过来。

    叶昔瞄一眼趴在办公桌上的慕圣辰道:“辰少受了点刺激,喝了不少,然后就想治腿了。”

    “受了刺激?什么刺激?是不是跟宁小姐有关?”景瑞很兴奋地问。

    景少还真的是一如既往的八卦啊!只是叶昔会有可能告诉他吗?

    “景少可以明天打电话亲自问辰少。”

    “我去,叶昔,你踏马就是故意的。我问他他能说吗?”景瑞在电话里破口大骂。

    “景少,注意您的修养。”叶昔是真的不明白,景少好歹也是那么大一个名门家族的子弟,怎么就这么出口成章?

    “我嘞……”原本景瑞还打算骂人的,突然又想起正事,“我尽快给他安排好治腿的事,不过,到时候他又后悔的话……”

    “我录音了,等会发给你。”说完叶昔啪地挂断电话,然后把之前他录下的慕圣辰和景瑞打电话的那段录音发给景瑞。

    一切做好后,他才把慕圣辰给抱了起来,离开办公室。

    宁浅语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她立即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她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急匆匆地跑到大门口。

    大门被打开,叶昔抱着慕圣辰走进来。

    宁浅语关上大门紧张地问,“叶助理,辰他怎么了?”

    叶昔的眼神在宁浅语光着的脚趾上看了一眼,然后道:“辰少喝多了!”

    “哦!”宁浅语点了点道:“那麻烦叶助理把他送回房间。”

    “好。”叶昔抱着慕圣辰往里面走。

    宁浅语立即小跑着过去拉开房门,似乎连冰冷的地扳都感觉不到。

    叶昔把慕圣辰送进房间的床上后才道:“少夫人,办公室里还有工作没做完,辰少就麻烦你照顾了。”

    “叶助理,你去忙吧。”宁浅语点了点头。

    叶昔离开后,宁浅语困难地把慕圣辰的鞋子、外套一一地脱去,正准备去洗手间里打水出来给慕圣辰擦擦身子。

    这个时候慕圣辰突然起身吐起来,因为宁浅语没有照顾醉酒的人的经验,不仅他身上吐了不少,连床上都吐了不少。

    宁浅语把慕圣辰扶起来,把他身上的衣服全部给脱掉。然后去浴室打水出来,把他的身上擦干净。

    给慕圣辰穿上睡袍后,宁浅语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

    她顾不得休息,把床单和被单全部下来,把新被子盖在慕圣辰的身上。然后顺势坐在床边,盯着沉睡的他看了起来。

    睡着的慕圣辰看起来有些孩子气,浓密的长睫毛弯成好看的弧度,唇角微微上扬着,因为喝醉酒的缘故,他的脸色有些泛红,给他更添了几分难以言喻的性感。

    看着看着,宁浅语抬起右手轻轻地放在了慕圣辰的俊脸上,她微微的捋了捋他额前的头发,然后指尖就落在了他的额头上,鼻尖处,唇瓣上……

    宁浅语低头,冲着他的眉心印了一个浅浅淡淡的吻,然后就松开他,起身离开,却被慕圣辰给抓住了手腕。

    宁浅语回身,就听到慕圣辰小声地唤着她的名字。

    “浅语!”

    “嗯,我在这里呢。”宁浅语坐回床边。

    “不许走。”慕圣辰小孩子气地拽紧宁浅语的手。

    宁浅语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但慕圣辰的力道太大了,她怎么都挣脱不出来。

    她小声地跟慕圣辰打商量,“我不走,我把脏衣服送出去好不好?”

    “不要。”慕圣辰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她。

    知道慕圣辰是喝醉闹脾气,宁浅语好声好气地道:“辰,我就把东西送到浴室,马上回来。”

    “不许走!”反正慕圣辰是打定主意地不肯松手,生怕一松手,宁浅语就会不见了。

    宁浅语在慕圣辰的嘴角轻轻一吻,小声地道:“辰,房间里的味道不好闻,我去打开空气净化器好不好?”

    这下慕圣辰迟疑了,要知道他那洁癖可是很严重。

    感觉到慕圣辰拽着她手上的力道松了松,宁浅语立即小声道:“我打开空气净化器就回来。”

    这下慕圣辰拽住宁浅语的手松开了,宁浅语正准备起身,慕圣辰的声音传过来,“不许离开我。”

    听到慕圣辰的话宁浅语的身子僵了僵,靠在慕圣辰的耳边道:“嗯,不会离开,永远都不会离开。”

    慕圣辰似乎很满意宁浅语的这个答案,乖乖地继续睡觉。

    宁浅语把脏了的衣服、被单全部送进洗手间,然后又找来抹布把房间的地扳给抹了一遍,打开空气净化器,她才上床。

    刚爬上床,慕圣辰就翻身把她给压在身下。

    宁浅语被惊的低呼了一声,抬起黑沉沉的大眼,望向慕圣辰。

    慕圣辰的眼睛一片腥红,胸膛起伏的格外厉害,像是在极力的压抑着什么怒火。

    在宁浅语的印象里,她从没见过这幅模样的慕圣辰,她印象之中,慕圣辰永远都是温文尔雅的,她害怕的往后缩了缩。

    她这样的举动,落在喝醉酒的慕圣辰的眼底,简直就是更大的刺激。

    他蓦地就伸出手,大力的撕开了宁浅语的睡衣,低下头,狠狠地咬上了她的脖颈。

    宁浅语大脑发懵,一片空白,直到慕圣将她身上的衣服全部撕光,她才知道,他对她做了些什么。

    她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去阻挡慕圣辰,然后他却一抓了她的手腕,放在她的头顶上,狠狠地按着,另一只手,有些粗暴的滑过她的全身。

    慕圣辰没有平时的那般温柔呵护,他像是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又像是发泄着生 理上的需求,他的攻势强势而又凶狠。

    他就像是一个凶残的猛兽,粗鲁而又大力的欺凌着她的身体,没有半点的怜惜和疼爱。

    “辰,我痛!”

    然而回应她的不是慕圣辰松开,反而是更加粗鲁的动作。

    “你是我的!是我的!”慕圣辰不着调的低吼着,然后强行进入宁浅语。

    渐渐的,慕圣辰温柔了下来,他抓着她手腕的手,慢慢的松开,宁浅语推搡着她的手放开了,情不自禁的伸出手环住他,室内的气氛也开始转变成暧 昧。

    听着慕圣辰的粗喘声,她闭着眼睛,小脸渐渐地红了起来。

    大概是他又恢复了温柔,也大概是因为她太爱他,总会身体跟着反应强烈些,她慢慢的沉浸在了他的身下,忘记了他刚才的粗鲁,低低地唤着他的名字,“辰……”

    她的声音低软娇柔,他听不清她喊了些什么,只是被她的声音叫得身体越发的激动。

    他激动,她跟着激动,在最激动的时候,她失控般的又喊了他的名字,一声比一声清晰。

    “辰!辰……”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慕圣辰突然间又粗暴起来,他一脸痛苦地低吼。

    “你我不过是一场协议!你不过是我法律上的伴侣,我不在意……我不想在意!”你凭什么让我这么在意!最后一句,慕圣辰在喉咙里低喃。

    慕圣辰的话,将宁浅语原本的炙热都给浇灭。

    她泛红的脸色,瞬间惨白了下去,她望着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有着湿润,汇聚了起来。

    原来他一直都是这么想的,他一直都这么想……

    她痛,她的身上很痛,她的心更加痛,她咬着下唇,强受着。

    一直到慕圣辰结束,宁浅语被他折腾得身体疼的厉害,慕圣辰又压在她身上,让她一动都不能动。

    不知道过去多久,慕圣辰才一个翻身离开。宁浅语忍不住蜷缩着身子,把自己给抱紧。

    房间里很温暖,宁浅语却觉得很冷。

    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角落到了床单上,怎么止都止不住……

    刺眼的阳光从窗户撒进来,慕圣辰抬起手挡住阳光。

    睁开眼睛,揉着痛得几乎要裂开的眉心,茫然地朝着周围看一眼,是公寓的房间。

    手一探,正好摸到一片柔软的肌肤。

    他偏头,就看到旁边躺着的宁浅语。

    她蜷缩着,身上未着片褛,从脖子往下,全部都是咬痕,一看就知道她经历过了什么。

    慕圣辰呆了呆,抬起手把被子扯过去盖在宁浅语的身上,这个时候宁浅语却睁开了眼睛,因为哭得太厉害的缘故,宁浅语的眼睛肿得厉害。

    没有看慕圣辰,慢慢地从床上下来,捡起地上被撕烂的衣服,抱在胸前。然后打开柜子,如常一样,把慕圣辰要穿的衣服给放在床头边,然后就拿了套衣服,步伐有些吃力地走进了浴室。

    慕圣辰伸手准备揭开被子,下床去看看宁浅语。在揭被子的时候,手碰到了被角,有些湿,这正是刚才宁浅语所躺的那个位置。

    慕圣辰的眉心蹙了一下,手指在上面摩挲了起来,然后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转头看向浴室的方向。

    浴室的门打开,宁浅语抱着一大堆的被单、衣服出来,看都没看一眼慕圣辰,离开了房间。

    看着宁浅语离开的背影,慕圣辰捧着脑袋,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

    他在叶昔的办公室喝酒,然后被叶昔给送回公寓了。

    然后呢?他就没有什么印象了?

    对了,好像他听到……听到宁浅语说她痛,不过他没有理睬。

    他到底干了些什么混账事!慕圣辰愤怒地一拳头击在墙上。续读

    来源:福利小站(微信:fulixiaozhan)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fulixiaozhan.com/335.html

    本文标签:总裁的独宠妻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热门话题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621
    • 页面总数:5
    • 分类总数:20
    • 标签总数:316
    • 评论总数:1054
    • 浏览总数:167474

    文章投稿 | 净网行动 | 广告招租 | 赞助本站 | 关于我们 | 地图

    by© 2016-2017(闽ICP备16002292号-4) |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