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正文

    生日派对是个圈套 被骗陷入乱交 圈

    2716 人参与  2017年09月04日 07:10  分类 : 小说库  点这评论

    生日派对是个圈套 被骗陷入乱交 圈 小说库

    第106-110章:

    慕圣辰和宁浅语刚走进慕氏集团,等在大门口的叶昔就迎了过来。

    “辰少,在八十楼的会议室。”

    “嗯。”慕圣辰点了点头,回头朝着宁浅语道:“浅语,你去我办公室等,我开会后就过来找你。”

    “好。”宁浅语点了点头,便熟门熟路地去了慕圣辰的办公室。

    没过多久,叶昔提着一个袋子进了办公室。

    直接放在了宁浅语面前,“少夫人,我先回会议室了。”说完叶昔急匆匆地离开。

    宁浅语起身翻了翻叶昔提来的袋子,里面有各种零食、杂志,还有一台手提电脑。

    是慕圣辰吩咐叶昔送过来的吧!宁浅语弯了弯嘴角,随手抽了一份杂志靠在办公椅上看起来。

    不知道过去多久,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用力推开,“二少,办公室因为大少用了一段时间,可能需要先收拾……”

    宁浅语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头下意识地抬起来,正好和刚和助理进门来的慕锦博的视线对在了一起。

    气氛瞬间变得诡异起来,助理看一眼慕圣辰,然后垂脸不再说话。

    “浅语,你怎么在这里?”慕锦博满脸的惊喜。

    宁浅语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问,“这里是辰的办公室,慕二少有事吗?”

    慕锦博见到宁浅语这么疏离的态度,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旁边的助理立即道:“少夫人,董事会已经撤除大少的总经理职务,由二少接任,所以这个总经理办公室已经是二少的。”

    “是么?”宁浅语的语气很淡,“就算董事会撤除了辰的职务,在工作没有交接前,这里还是辰的办公室,慕二少和您的助理这么私闯别人的办公室是什么意思?”

    听到宁浅语这么一说,不仅慕锦博的脸色难看,连他的助理一时间都找不到话来反驳宁浅语。

    “少夫人,这是公司的事,少夫人不懂其中的规矩。”夏至的意思很简单,这是公司的事,少夫人不是公司的人还是不要管的好。

    “你……”宁浅语的话还没说完,慕圣辰的声音从办公室门口传过来,“不过是个走狗,有什么资格跟主子说话?”

    慕圣辰的确怒了,一个小小的助理凭什么欺负他的女人?

    慕锦博的助理被慕圣辰骂走狗很不高兴,却不敢说话。虽然慕圣辰被撤职了,却依旧是慕家大少。

    “大哥这么说便不对了,夏至虽然是个助理,却是公司高薪聘请回来的。”慕锦博立即反驳慕圣辰的话。

    “如果一点规矩都不懂的话,那是浪费钱。”慕圣辰朝着宁浅语招了招手,“我们回去。”

    宁浅语把手上的杂志放下,然后走到慕圣辰背后推他。

    临出门的时候,慕圣辰吩咐道:“叶昔,记得跟总经理做工作交接。”

    “是,辰少。”

    慕圣辰被董事会以联名撤掉总经理的职务,最终慕总裁顶住压力,把他给留在了销售经理的位置。

    随着慕圣辰伤势的好转,他也恢复了早九晚五的上班日子,而宁浅语也回研究院继续上课。

    这天下课后,宁浅语刚起身,就被同桌的魏浔染给叫住了,“浅语,今天是我生日,你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好不好?”

    “你生日?”宁浅语的脚步停了下来,朝着魏浔染看过去。

    “是的,浅语,你来好不好?”魏浔染的大眼睛眨啊眨的,让宁浅语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好吧。我先去打个电话。”宁浅语点了点头,跟魏浔染示意她去外面打电话。

    在宁浅语离开后,魏浔染那可爱的娃娃脸上,露出一丝扭曲的笑,宁浅语啊宁浅语啊,我费尽心思这么久,今天终于逮到机会了,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魏浔染把手机拿了出来,然后发了一条信息出去,“小鲜肉马上就到,通知大家开餐。”

    发完这个消息后,魏浔染脸上又恢复成之前那个单纯、可爱的模样。

    宁浅语打电话跟慕圣辰说,她晚上可能要晚点回去。

    “辰,我同学今天生日,让我参加她的生日会,我会晚点回去。”

    “同学?男的女的?”在慕圣辰的印象中,好像是有个男同学纠缠宁浅语。不过近来,那个男生跟宁浅语保持着距离,他便没怎么注意了。

    听见慕圣辰宛如小孩子气的口气,宁浅语弯了弯嘴角。

    “女同学,具体多少人,我也不知道。”

    电话中的慕圣辰沉默了几秒回答,“我今晚要加班,让司机跟着你去。”

    “不要。”宁浅语想也不想就拒绝。

    “乖,晚上你一个人,我不放心。”慕圣辰轻哄着宁浅语。

    “让他跟着我也可以,你记得早点回去,你伤还没好,要是弄感冒了,可怎么办?”宁浅语给慕圣辰交换条件。

    原来这个小女人是在这里等着他呢!还跟他来玩心机呢!慕圣辰低声地笑了。

    “要不让司机早点下吧,我九点去接你?”

    这个时候的慕圣辰还不知道宁浅语这次去参加生日派对会出事,若不然,他会坚持让司机跟着宁浅语的。

    “好啊。”听到慕圣辰说来接她,宁浅语的心里极其的甜蜜。

    “浅语,你好了吗?”身后传来魏浔染的声音。

    宁浅语回头朝着魏浔染招了招手,对着话筒里道:“你下班后给我打电话。”

    “好。”

    把电话给挂断后,宁浅语草朝着魏浔染走去。

    “浅语,你给谁打电话呢?打这么久。男朋友吗?”魏浔染试探地问。

    男朋友?当然不是,那是她老公。“不是。”

    听到宁浅语说不是,魏浔染的眼里闪过一道寒光。

    “我们走吧,我的朋友都在等我们。”

    “好。”宁浅语点了点头,没有半点防备地跟着魏浔染上了车。

    他们来到了A市一处夜总会,在走到夜总会大门口的时候,宁浅语微微皱了皱眉头,脚步也迟疑了一下。

    走在前面的魏浔染见到宁浅语没有跟过来,立即返回来问,“浅语,你怎么了?”

    “没事。”宁浅语强扯出一丝的笑容出来。

    魏浔染把手挽在宁浅语的手上,“浅语,快点,我要把我的‘朋友’介绍给你。”

    江南会,我A市最出名的夜总会。

    传闻这江南会幕后的老板的身份不一般,是那种跺跺脚,都能让华夏震一震的人物。当然那只是传闻,到底老板是什么身份也没有人知道。

    宁浅语从来没有去过夜总会,而魏浔染却是识途老马。

    夜总会的灯光很昏暗,营造出一种很暧昧的气氛。

    魏浔染直接带着宁浅语来到了一个包厢,包厢里坐满青年男女,看到魏浔染带着宁浅语进来,都齐齐地朝着她们看过来。

    “浔染,这是从哪带来的美女呢。”有人开口问魏浔染。

    魏浔染介绍道:“这是我的新朋友,叫宁浅语,你们可得好好地‘照顾’她啊。”轻蔑而险恶的效益在她的眼中一闪而过。

    “当然。”大家都用兴味的眼神打量着宁浅语。

    虽然在场有很多的美人,但眼前的这个宁浅语无意是最吸引人的。她犹如在冰山上悠然绽开的雪莲,那么的高洁。难怪魏浔染会把她给送过来,这种尤 物,是女人在她面前都会自惭形愧。

    面对他们的眼神,宁浅语皱了皱眉头。

    “光哥,你看人我都给您带来了,那事……”魏浔染忌惮地瞄一眼坐在最中间位置上的一个阴柔青年。

    那个叫光哥的人没有说话,只是朝着宁浅语招了招手,后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旁边的魏浔染给推了过去。

    伸手勾起宁浅语的下巴,在她的脸上扫一圈,然后从桌台上端起一杯五颜六色的酒递给宁浅语,“喝了!”

    “我不喝。”宁浅语摇头躲开。

    “来到这里可不管你喝不喝。”光哥冷眼递着宁浅语。

    宁浅语求救的眼神朝着魏浔染看过去,却没想到魏浔染惶恐地转开亚楠承诺,然后点燃一根烟,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宁浅语扫视着周围的人,大家都对这个光哥很忌惮。

    眼神一瞟,正好在桌台上看到了毒品和保险套那些东西,她宁浅语不是白痴,若是还不明白这是什么聚会,就真的是傻子了。

    “对不起,我想我来错地方了。”宁浅语说着就要往外走,却被拽住了。

    “我们可不管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来了我们这里,你就别想走。”光哥说话的同时,周围的人都朝宁浅语逼近。

    “你们……”宁浅语的脸色一僵。

    “你可是浔染带给我们的小鲜肉,是给我们尝鲜用的。”光哥说完这句话,周围的青年都朝宁浅语露出垂涎的眼神。

    是魏浔染故意带她来的!宁浅语的眼神朝着魏浔染看过去,无声地质问她为什么。

    魏浔染一把把叼在嘴巴上的烟头取下来,然后取出手机,朝着宁浅语照几张照片,然后站起身来。

    “光哥,我可以走了吗?”

    光哥慵懒的撇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眼见着魏浔染离开,宁浅语不死心地大喊两声,“浔染!魏浔染!”

    可惜人家连头都没回一下就离开了。

    “既然来了,就乖乖地听话,保证你会喜欢这里。喝了!”光哥端起之前那酒杯再次送到宁浅语的嘴边。

    宁浅语紧闭着嘴巴,想躲开。他伸出左手毫不怜惜地扣住宁浅语的下巴,把酒杯里的酒强行灌进宁浅语的嘴里。

    “咳咳……”宁浅语呛得咳嗽不止。

    光哥一把松开宁浅语,站起身,朝着那边道:“小杰,过来陪着新人。等九点一到,大家开荤。”说是‘陪’,其实是‘看着’的意思。

    “是!”那个叫小杰的青年立即屁颠屁颠地坐到宁浅语的身边。

    一只手不怀好意地摸上宁浅语的腰,宁浅语移一下身子拉开与对方的距离。

    对方立即巴了过来,宁浅语强忍作呕的心情,紧紧地扣住包包。

    她该怎么脱身?硬闯定然不成。等辰来接她?肯定不成,现在才八点不到,辰得九点下班。

    一定得另外想办法打电话通知他。

    宁浅语小心地打量着这个包厢,发现在那边还有一个洗手间。

    宁浅语朝着洗手间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迅速地把眼神给转开。

    灯光暗了下来,激昂的音乐响起,大家开始站起来,晃动着身体,开始各种各样淫 糜无比的动作。

    宁浅语也跟着站起身来,她脚步踉跄着差点扑倒在地,她挣扎的爬起来,因为酒精的缘故,她有些站不稳,“那个,我先上一个洗手间。”

    旁边的那个小杰立即跟着站了起来,“一起。”

    宁浅语满脸红坨,腼腆地道:“我有些不习惯。”

    小杰一看宁浅语这个样子,明显是初经人事的小丫头啊。

    他舔了舔嘴唇,“快去快回。”

    整个包厢都只有一个出口,她就去个洗手间,能跑哪去?他便同意让宁浅语独自去洗手间。

    拽着包的宁浅语刚起身,就被小杰给再次拽住了,“去洗手间带什么包?”

    “那个……”被他给拽住包,宁浅语心里一慌。突然间想起上次她来大姨妈的时候,放在包包里的卫生棉,立即计从心中来。

    “我来那个了。”她拉开包包,从包包里扯了一片卫生棉出来。

    小杰一看宁浅语的东西,直呼了一声晦气,松开了手。

    宁浅语这才踉跄着脚步,进了洗手间。

    宁浅语进入洗手间后,就匆匆地锁上门,然后颤抖着指尖,把手机从包里掏出来,给慕圣辰打电话。

    才刚按下号码,外面就传来一道惊呼声,“那女人呢?”

    “进洗手间了!”小杰回答。

    “我去,你怎么办事的?不是让你看着人吗?”

    “人家要上洗手间,我才让人去的。”

    “我日狗,你不知道跟着啊!”

    然后就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辰,你快来接我。”宁浅语紧张地朝着洗手间的门的方向看一眼,都没注意到电话还没接通。

    “开门!开门!”随着几声大吼圣,然后就是沉重的踹门声。

    宁浅语扫视着周围寻找藏手机地地方,朝着外面回道:“我在上厕所呢,马上出去。”

    最后把手机给藏进洗手间的卷纸孔里面。

    慕圣辰从洗手间出来,听到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在响。他操控着轮椅返回办工桌前,拿起手机就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是宁浅语的号码,他勾起嘴角,接通。

    还没来得及出声,就听到那边传来隐约的嘈杂的声音。

    “开门!开门!”然后就是踹门的声音。

    慕圣辰皱了皱眉头,把手机从耳朵边移,看了一眼,确定是宁浅语的号码无疑。

    他又把手机放在耳边,然后那边传来宁浅语慌慌张张的声音,“我在上厕所呢,我马上出去。”

    慕圣辰立即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浅语发生什么了?声音怎么那么慌张?想也没想,慕圣辰按下‘录音’按键。

    不久后就听到抽马桶的声音,开门的声音,然后就是宁浅语的尖叫声,渐渐的尖叫声掩盖在嘈杂音乐声里。

    慕圣辰的脸上的笑意骤然收住,捏着手机的手背上青筋直冒。

    这么嘈杂的音乐不是夜总会就是KTV 、酒吧之类的,但全市这么多的夜总会、KTV、酒吧、会所,浅语会是在哪?对了,浅语是参加同学的生日派对,找莫言查一下。

    此时慕圣辰已经顾不得莫言是不是情敌了,在办公桌上的座机上按下莫言的号码。

    结果莫言的电话打不通,手机里传来一片嘈杂的声音,想着宁浅语就在手机另外一头处在极危险之中,慕圣辰扔下电话,就操控着轮椅从办公室里冲出来,干净利落地命令。“叶昔,给我查A市中、大型夜会所、KTV、酒吧、会所。”

    “是。”叶昔看到慕圣辰的脸色不对劲,哪还敢多问?立即用电脑查找。

    叶昔办事效率十分的高,不过三十秒钟,伴随着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叶昔道:“辰少,中、大型会所有五十家,KTV六十家、酒吧数不胜数。”

    这么多?

    慕圣辰的脸色沉了沉,“在东区范围内呢?”

    很快叶昔就给了他答案,“会所十五个,KTV二十个,酒吧四十八个。”

    “从研究院为中心,不超过一个小时路程的有多少个?”浅语打第一个电话是七点的样子,刚才是八点。一个小时之内要从研究院到达那个地方,说明她们不会走太远,毕竟那个时段处在车流高峰期。

    “五个会所,KTV有八个,酒吧十八个。”

    加起来还有三十一如此之多,要从这三十一个地方找出宁浅语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叶昔,你迅速找人帮忙找。”慕圣辰操控着轮椅就往电梯的方向而去。

    “是。”叶昔边拨电话,快步跟上去。

    宁浅语打开洗手间后,就被人给拽出了洗手间,拖到了光哥面前。

    光哥微微拧眉,目光慵懒而迷醉,轻淬了一口酒,淡淡地道:“把她手机拿出来,看她是不是打电话出去了。”

    “是。”其中一个青年从宁浅语的手上把包包抢过去,翻着宁浅语的包包,并没有发现宁浅语的手机。

    “光哥,没有手机。”

    光哥一把把宁浅语给甩在沙发上,警告地道:“告诉你,你进了这里,今天就别想出去,也别想耍花招。”说完,就一把把宁浅语给推倒包厢中央,“开荤了!”

    摔在地扳上的宁浅语垂着脸,指尖狠狠地扣进手心里,然后挣扎着爬起来。

    周围的人开始朝着她围过来,眼神里都带着赤果果的兴味,甚至有人开始动手扯她身上的衣服,外套被扯掉,毛衣也被撕开。

    宁浅语抬起头来,正好对着包厢大门的方向。

    不知道谁出去过,包厢的门并没有被锁上。

    她腾地起身,朝着包厢大门的方向冲过去。

    所有人都以为宁浅语的刀俎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根本就没想到宁浅语还会逃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当有人反应过来大喊一声,“她跑了!”

    “还不快去把她给抓回来?”光哥慌张地跳起来。

    大家反应过来朝宁浅语追过去。

    宁浅语刚拉开包厢的门,身后的人追过来。她仓皇地跑出包厢,发现长廊里很多的人,她挤在人群之中,一路往前跑,还好后面的人也因为人流而受到阻拦。

    鞋子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宁浅语只想跑出去,可这里就像个迷宫,她根本就找不到出口。

    眼见着后面追的人越来越近,她拐过弯发现进了个死胡同。那个长廊的尽头只有三个黑衣人站在那里。

    宁浅语回身,便看到后面的人已经追过来,她就算想另外寻路都没机会了。

    前面无路,后面有追兵。

    她迟疑了一下,朝着那个方向跑去。

    “就在那里,快追!”后面那些青年男女大喊着,朝着宁浅语的背后追过来。

    那长廊上的那几个黑衣人看到十多个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跑过来,对视一眼,立即一并排开抬手阻拦宁浅语。

    眼见背后追她的人只有几步远了,宁浅语想到她被抓回去的可能下场,狠狠地咬了咬下嘴唇,躬身从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腋下给溜了过去。

    那几个黑衣人没想到宁浅语会这么做,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个时候那十多个人追了过来,黑衣人想都没想就拦住了他们。

    宁浅语看到那些人被阻拦,心里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光哥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跟黑衣人开始交涉起来。

    见到光哥和黑衣人开始交涉,宁浅语立即感觉到不妙。不好!

    她慌张地左瞧右瞧,情急之下,冲进了那唯一的一张门。因为一个没注意,她勾到了门口的地毯,身子失去平衡,扑了进去。

    包厢里坐着几个人,似乎正在开会的样子。

    包厢门突然被打开,然后就看到一个黑影扑进来摔在包厢门口,靠外边坐着的那个人瞬间就站了起来,“发生了什么事?”

    外面传来几声脚步声,然后一个黑衣保镖垂头站在包厢门口,“恒哥,一群小屁孩叫小姐,结果可能玩得太过份,那个小姐跑了出来。我们没注意被她跑进了包厢。”

    保镖有些不安,身为江南会老大恒哥的保镖竟然犯如此低能的错误,他们这辈子别想再进江南会了。

    “扔出去。”恒哥不高兴地挥挥手。

    黑衣保镖立即把地上的宁浅语拉起来,拖出包厢。

    宁浅语这一下摔得不轻,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给拽起,拉出了包厢。

    恒哥朝着包厢里边的方向躬了躬身子,“古少,是属下办事不力。”

    属下犯错就是老大的无能,恒哥几乎都可以肯定自己的这个江南会主管的位置保不住了。

    包厢里是一片诡异的安静,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会被古少的怒气给扫到,那就真的有冤屈没地方伸了。

    突然外面传来一道女人的哭声,“我不是小姐,我跟他们没有关系,求你们救救我……”

    古斯在这个声音响起来的时候,瞬间站起身来。

    是她吗?

    见到古斯站起来,包厢里众人的心立即悬起到了半空之中,古少这是生气了吗?

    恒哥的背后上流着冷汗,双腿虚软,几乎要瘫软下去。

    却没想古斯不是冲着恒哥发脾气,而是大跨步走到包厢门口。

    古少这是闹哪一出啊?难道是古少的新玩法?包厢里的众人对视一眼,想也没想就跟着起身。

    古斯朝着走廊右边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宁浅语被一个阴柔长相的青年给拽着头发拉扯着离开。

    真的是她!上一瞬间惊喜,下一瞬间便变成了愤怒。

    古斯眼底闪过一道幽冷,大步跨过去。那些人想阻拦他,都被他给直接无视掉,他的目标只有那个阴柔长相青年手里的宁浅语。

    原本守在包厢外的三个保镖看到古斯的动作,立即动手把围在古斯周围的人给挡开。

    古斯伸手捏住那拽住宁浅语头发的光哥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捏。

    伴随着一阵咔嚓声,只听到一声惨叫之声响起,“啊!”

    其他的人全部都惊恐地看着古斯,后退。

    恒哥和其他几个人从包厢里跑出来,迅速地靠近古斯,在古斯的周围形成一个保护圈。

    江南会的保安得到消息赶过来,看到江南会的负责人在场,立即退到古斯一方。

    如此大的阵势,那十多个青年男女哪还敢乱动?

    恒哥的额头上冒着冷汗,古少怎么会出手救这个女人?

    他偷瞄着古少的脸色,心中有股不安。

    古斯一把把被他给捏断手的光哥给甩开,然后朝宁浅语伸出手。

    宁浅语只感觉到一个高大的黑影笼罩在她的上方,她害怕地缩着头抱紧身子大喊起来, “别碰我……”

    古斯伸出去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如膺鹫的眼神落在宁浅语的身上。

    毛衣被扯得破破烂烂地挂在身上,裙子被撕开不小的口子,脚是光着的。头发扯得乱七八糟,脸上一片乌青,可以想象得到她之前受到了什么对待。

    他缓缓地靠近宁浅语,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放柔,“你还记得我吗?”

    没有粗暴的对待,只有如羽毛般轻柔、好听的声音,颤抖着身子的宁浅语不安地抬起头来,映入她眼帘的就是一张俊逸非凡的脸,她恍了恍神,才记起古斯来,“是你?”

    “嗯!”古斯嗯一声,便把身上的外套给脱下来,罩在宁浅语的身上。

    浑身的冰冷突然被温暖给包住,不同慕圣辰身上的清冷气息,有股淡淡的烟草味,却不让人讨厌,让宁浅语好受了不少。

    “谢谢你。”因为后怕,宁浅语的身子轻颤着一软,就往地上倒去。

    古斯立即眼明手快地接住她,感受着从宁浅语身上传过来的颤抖,古斯抱起她就往包厢的方向走。

    临走进包厢的时候,他回头半眯着鹰眸扫视了一圈,整个长廊的空气像是冷凝了一般,在场的人全都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恒哥的心头一跳,不好,这是古少盛怒之中的表现啊。

    他立即命令道:“把所有的人全部控制,然后搜查他们的包厢,听候发怒。”

    他可以肯定,古少不会就这么容易放过这些人的。

    听到恒哥的话,古斯这才满意地收回眼神。

    看到古少满意,恒哥那悬挂在半空中的心才放了下来。还好,有救!

    然后他带着人去调查那群青年男女去了。

    古斯把宁浅语给抱进包厢,把她放在沙发上,然后端给宁浅语一杯水,“还好吗?”

    宁浅语指尖颤抖,连杯子都端不稳。

    最后古斯把杯子送到她嘴边,“慢点!”

    宁浅语轻抿一口,小声地问,“嗯,你可不可以帮我打个电话?”

    古斯没说话,把手上的杯子放在宁浅语面前,便起身往外走。

    宁浅语以为古斯拒绝帮她打电话,身子颤了颤,咬着下嘴唇失神地瞪着面前的水杯。

    古斯打开包厢的门,没多久,又返回来了。

    “号码多少?”听到古斯的声音传过来,宁浅语抬起头来,就看到古斯站在她面前。

    眼神落在他手上的手机上,原来他是去拿电话去了。

    “188……”宁浅语念了一串的号码,古斯拨出去,停了一会道:“通话之中。”

    宁浅语咬着下嘴唇,不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什么事?”古斯继续拨着电话。

    包厢门被推开,恒哥拿着一个包包和一个手机,站在包厢外。

    “古少,这个包包是在包厢里找到的,手机是在洗手间里找到的,还在通话之中。”恒哥的脸上带着献媚的笑。

    “是你的吗?”古斯询问的眼神朝着宁浅语看过去。

    “那是我的。”宁浅语点头。

    古斯朝着恒哥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进去。

    恒哥立即屁颠屁颠地把包包和手机给送到古斯的手上,然后迅速地退出包厢。

    古斯朝着宁浅语的手机看一眼,“通话之中。”

    “辰……”宁浅语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地从眼眶里滑落了出来。

    那边立即传来慕圣辰焦急的声音,“浅语,你在哪?”

    宁浅语只哭,不回答。

    古斯淡淡地说了一句,“东区,江南会。”

    手机那边的慕圣辰立即道:“浅语,别哭,我马上来接你……”

    宁浅语捧着手机,大滴大滴的眼泪滴落在手机上。

    古斯沉默了几秒,从茶几上取来纸巾,给宁浅语擦着眼泪,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手上的动作却很轻。

    没多久,恒哥带着个医生进来,原本是打算让医生给宁浅语检查一下,可惜宁浅语根本不让人靠近,最终古斯把恒哥连同那个医生给轰出了包厢。

    十多分钟后,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然后恒哥的声音就传了进来,“古少,有个叫慕圣辰的人来找里面那位小姐。”

    古斯朝着眼神中明显带着惊喜的宁浅语看了一眼,“是他吗?”

    “嗯。”宁浅语点了点头。

    古斯朝着外面淡淡地道:“让他进来。”

    “是。”恒哥的脚步声远去。

    “古少,人来了!”没多久包厢门被推开,恒哥站在门边,叶昔推着慕圣辰站在恒哥的身后。

    听到恒哥的声音,宁浅语抬起头,透过朦胧的灯光,看到包厢门口的慕圣辰,缓缓地站了起来。

    “辰?”

    慕圣辰立即操控着轮椅进入包厢,一把把宁浅语给抱进怀里。

    “你有没有事?”慕圣辰掀开宁浅语身上古斯的外套,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宁浅语,若不是这里还有个外人,他恨不得把宁浅语的衣服脱了,把里面也检查一遍。

    “我没事,正好他救了我。”宁浅语缩成一团,乖乖地趴在男人宽厚温暖的怀里,身子依旧有些颤抖,却比之前好太多。

    慕圣辰把身上的西装脱下来将宁浅语包裹得密不透风,眼神落在古斯的身上。

    古斯偏头看一眼被慕圣辰给扔在沙发上的外套,眼神闪了闪,然后移到慕圣辰的身上。

    两个人的视线对在一起,一样的锐利、一样的不可一世,甚至两个人都可以从对方的身上感觉到同类的气息,那种人上人的气息。

    “谢谢。”第一次慕圣辰对人道谢。

    他能明显地感觉到男人的气势不凡,身份也绝对不一般。但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救了宁浅语,他都感激。

    “你记得找医生给她检查一下。”古斯说完这句话便提起沙发上的外套便起身离开,把包厢让给慕圣辰和宁浅语。

    古斯离开后,宁浅语颤抖着身子哭诉着她的遭遇。

    “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浔染说她生日,邀请我参加她的生日派对,结果她把我带到这里,那些人吸毒、还乱 交,我害怕想走,他们还不允许。后来浔染扔下我独自离开了,我只好躲到洗手间里给你打电话。却被他们发现。后来我找机会从包厢里跑出来,到这里遇到了他,是他救了我。”

    “没事了,我来了!”慕圣辰亲吻着宁浅语的发顶安慰着他,而实际上他的心如刀绞,如果不是刚好有人救了她,她会怎么样,他无法想象。

    他满腔的怒气,但现在不是发怒的时候,他需要先安抚受惊的宁浅语。

    “辰,我好害怕。”宁浅语眼中含着泪,紧紧地攥住慕圣辰的西装。

    “不怕,我在这里呢。”慕圣辰把宁浅语小心翼翼地纳进自己的胸膛,让她的脸挨着最接近心脏的地方。把他身上的温度透过衬衣传递到宁浅语的身上。

    “辰。”宁浅语环着慕身辰的脖子,汲取着慕圣辰身上熟悉的温度。

    慕圣辰用力箍紧她,低头亲着宁浅语微凉的唇,“乖,我在这里。”

    慕圣辰的胸膛,那么结实,那么温热,软中带硬,还那么的熟悉,宁浅语的心缓缓地安静了下来。

    听着慕圣辰一声声的安慰,一晚上经过这么多事的宁浅语本来就沉重的身体,慢慢变得很轻很轻。

    她闭上眼睛,微微挪挪身,找了一个较为舒适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慕圣辰怜惜地看着宁浅语被打得青紫的脸,他伸手小心地摸了摸,然后拿出电话,吩咐了叶昔一个小时后再来包厢接他们。

    而在另外一个包厢之中,恒哥正满头大汗地跟古斯禀报光哥那一伙人的调查结果。

    “古少,我们从那些人的包厢里搜出了大量的摇头丸、保险套这类。经过调查他们都是A市内一些富二代,仗着家里有几个钱,无法无天,常开这种性 派对,我们这里对这些东西一直都管得比较的严格,这次是下面出现了疏忽。据他们交代,那位小姐是被一个叫魏浔染的人给带过去的。”

    恒哥很清楚古斯听到这些会发飙,但是他也没胆子隐瞒。

    果然,在恒哥的话音落下后,古斯的周身开始散发出阴寒的气息。

    恒哥瞄一眼古斯,然后接续道:“那位坐轮椅慕圣辰,应该是A市慕市集团的慕家大少,而那位小姐,应该是大少夫人。”

    如果古少真的看上那个女人,那他就想办法给古少弄来。

    不就是个慕氏集团的少夫人吗?只要古少想要,总统夫人,那也照样可以得到。

    “别耍心眼。”似乎是看穿了恒老大的心思,古斯警告的声音传过来。

    “是。”恒哥缩了缩脖子,在心里排腹,我擦,连心里想想都不能。这个女人对古少来说还真的是不同寻常啊。

    古斯微微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道:“把名单留一份给我,然后把人交给他们。”

    “是。”恒哥点头,立即退出包厢下去安排。

    一个小时不到,包厢外传来叶昔的声音,“辰少!”

    慕圣辰菱角分明的容颜冷了几分,“什么事?”

    听出辰少语气中明显的不悦,叶昔额头上冒着冷汗。他真的很想说他也不想提前过来打扰你们的,只是他有要事不得不禀报啊。

    叶昔顶着辰少的高能压力道:“辰少,江南会同意把人全部交给我们。”

    “嗯?”慕圣辰挑了挑眉,他没想到江南会会这么容易把人给交出来,难道说是那个人的原因?慕圣辰的脑海之中出现那个气势不凡的男人的脸。

    “救少夫人的那个人似乎在江南会的地位不低。”

    果然!慕圣辰沉默了一下道:“跟他们交接吧!”

    “是!”叶昔点了点头,然后迟疑地问,“辰少,人是直接交给警方处理?还是?”

    “先带回去审出我要的答案,然后交给警方,记得不能把浅语给牵扯进去。”慕圣辰的眼神冷若冰霜,薄唇勾着寡淡的笑,让人不寒而栗。

    “是!”辰少向来以少夫人为中心,叶昔一点都不意外。他点了点头,迅速地退出包厢出去安排去了。续读

    来源:福利小站(微信:fulixiaozhan)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fulixiaozhan.com/290.html

    本文标签:总裁的独宠妻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热门话题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621
    • 页面总数:5
    • 分类总数:20
    • 标签总数:316
    • 评论总数:1054
    • 浏览总数:167474

    文章投稿 | 净网行动 | 广告招租 | 赞助本站 | 关于我们 | 地图

    by© 2016-2017(闽ICP备16002292号-4) |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