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正文

    盯着大门的方向,他在等她开门进来。

    2747 人参与  2017年08月10日 21:47  分类 : 小说库  点这评论

    盯着大门的方向,他在等她开门进来。 小说库

    第28-30章:

    宁浅语腾地从床上跳下来,冲出房间。就看到慕圣辰正靠在沙发上看早间财经新闻。

    “那个。”宁浅语揉着乱七八糟的头发,突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难道说谢谢他送她回房间睡觉?一大早跟人说这个很奇怪的好不好。

    “嗯?”慕圣辰询问的眼神看向她。这是他第二次看到她刚睡醒的样子,迷迷糊糊,却让他有种移不开眼睛的感觉。

    “谢谢你送我回房间。”宁浅语左顾右盼,把这句话从喉咙中挤了出来。

    “没事。”慕圣辰发现他似乎盯着宁浅语太久了点,有些不自然地把眼神调回新闻上,却微微有些心不在焉。

    “慕大少下次还是把我叫醒比较好……”宁浅语的话还没有说完,慕圣辰突然啪地一声,把手上的遥控器给扔在了茶几上,然后移到轮椅上,寒着脸进了书房。

    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就突然生气了?宁浅语一脸的莫名其妙。

    揉了揉眼睛,然后回房间去梳洗,梳洗后如常地进入厨房做早餐。

    慕圣辰坐在书房的落地窗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车。

    脸上带着自嘲的笑,“她和别人一样嫌弃你是残废,她之所以留在这里只是因为你跟她签了协议,你别乱想了。”

    慕圣辰满是怒气的脸上开始缓缓地带上冷漠的面具,一直到眼神里恢复宁浅语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的那种清冷,也代表着慕圣辰的心再次关上。

    外面如常地传来敲门声,“慕大少,该用早餐了。”

    慕圣辰操控着轮椅,打开书房门,便见到宁浅语站在外面。

    他淡然的眼神,犹如宁浅语根本不存在一样。

    直接操控着轮椅,往餐厅而去。宁浅语敏锐地感觉到慕圣辰变了,变回了以前那个拒人千里之外的慕大少,似乎就是从刚才发生的变化。

    刚才在客厅不是还好好的吗?

    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宁浅语一直观察着慕圣辰。

    如常吃早餐,不过餐桌上的牛奶没有动,便起了身。

    “慕大少,你还没喝牛奶。”

    慕圣辰却连头都没有回,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一样。

    宁浅语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给母亲打了个电话说她晚点过去后,她便去找叶昔了。

    “辰少本来就不喝牛奶啊!”叶昔听完宁浅语的话,想也没想就回答道。突然他停顿了下来,“不对,昨天我见他喝了牛奶。”

    叶昔朝着宁浅语看过去,后者点了点头,“我来的这些天,他一直喝牛奶。但今天早上碰都没有碰一下,而且他的眼神……你注意过慕大少的眼神吗?”

    “辰少的眼神怎么了?”叶昔试探的眼神朝着宁浅语看过去。

    在叶昔的眼神下,宁浅语只感觉脸上微微有些火辣辣的烧,“他就今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变得奇怪了。”

    叶昔没有错过宁浅语脸上的细微变化,笑着问,“宁小姐,早上有发生什么?”

    宁浅语移开眼睛不自然地道:“没,没什么啊。”

    她怎么能说早上她跟慕圣辰道谢,谢谢他送她回房间?那不是明显地让人误会吗?

    叶昔很确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过他并没有探究下去,只是道:“宁小姐,这个结症应该是在你的身上。”

    “我?”宁浅语一脸的莫名其妙,明明是慕大少吧,为什么是她?“那个叶助理,你还是去一下公寓看看吧。”

    对面的叶昔站了起来道:“宁小姐,我是真的没有空回去,辰少只有麻烦你了。”说完叶昔不等宁浅语回话,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叶昔从咖啡厅出来后,就给慕圣辰打了个电话,“辰少?”

    “恩,说!”那边传来慕圣辰清冷的声音。

    果然又恢复原来的样子了,叶昔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试探地道:“辰少,刚才宁小姐过来了。”

    果然那边沉默了下来,然后啪的一声电话挂断了。

    叶昔一脸的莫名其妙,辰少这脾气还真的是渐长啊……

    只是这事急不得的,只能看宁小姐的了。叶昔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希望宁小姐能够把辰少冰封这么多年的心给捂暖吧。

    宁浅语从咖啡厅出来,望着有些阴暗的天色,似乎马上就有一场大雨来临。捏了捏手上的包包,宁浅语上公交车转到医院去看过母亲。然后急匆匆地从医院出来,赶着回去给慕圣辰做午餐。

    出医院的时候,正好赶上下大雨,宁浅语惦记得给慕圣辰做午餐,冲进雨中,等了好久才等来一辆公交车,她焦急地挤上车。

    慕圣辰从接到叶昔的电话后,便阴沉着脸站在落地窗前。他的脑海中不停地在反复问一个问题,她跟叶昔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是的,他在意了。从早上他警告自己不要在意,但他依旧在意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下起了雨,时针已经超过十二点了,她今天应该不会回来给他做晚餐了。

    她现在应该还在叶昔那里吧……

    突然慕圣辰注意到楼底下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大雨中从小区外跑进来。

    那件熟悉的衣服,那熟悉比熟悉自己还熟悉的身影。

    慕圣辰忍不住地紧紧地把握紧轮椅的手把,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从书房里来到了客厅中。

    盯着大门的方向,他在等她开门进来。

    宁浅语打开门,跺了跺脚,把身上那往下流的雨水跺掉些,才踏进玄关。

    刚把鞋子脱下后,她就注意到了竟然坐在客厅中的慕圣辰。

    “慕大少,外面下大雨,我回来迟了点,马上去给你做饭。”宁浅语说着就往厨房而去。

    “换衣服。”慕圣辰冷冷地吐出三个字。

    宁浅语随意地回答,“我没事,先做饭,等会去换。”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慕圣辰竟然跟她说话了。

    “去换衣服,马上。”这句话是从慕圣辰的喉咙里给吼出来的。

    “咦?”宁浅语回过头,不可置信地看着慕圣辰。

    “我不想我的房子里出现病人。”慕圣辰吐出这句恶毒的话,操控着轮椅进了书房。

    开口说话了!宁浅语的嘴角往上弯了起来。然后乖乖地听慕圣辰的话,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出来。

    在厨房里煮饭的时候,还哼着不怎么着调的歌。

    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心情竟然在随着慕圣辰而改变。

    书房中的慕圣辰听着厨房里传出来的声音,脸色依旧是冷,眼神里的寒气却在缓缓地融化。

    午餐后,宁浅语在厨房收拾,突然原本已经返回书房的慕圣辰拿着一份资料过来。

    “你有空把这个看一下,晚点告诉我结果。”把资料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后,慕圣辰就离开了。

    宁浅语收拾好厨房后,擦干手,才疑惑地走到客厅,把慕圣辰放在茶几上的资料拿起来。

    “省医科大学研究生申请表。”看到这几个字,宁浅语的心里很激动。

    学医是她一直的梦想,失去右手、失去医生执照让她都对自己的医生路绝望了。

    她没想到慕圣辰能搞到这个表格,说她不激动那真的是骗人的。

    只是……

    叩叩叩!

    宁浅语拿着申请书,敲开了慕圣辰的书房。

    他正在看文件,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把手上的文件放下来,双手交叠放在办公桌上,等待着宁浅语开口。

    宁浅语吞了吞口水走到慕圣辰的办公桌前,把申请表放在他办公桌上,然后捏了捏衣角后退一步,垂头站在那里。

    慕圣辰挑了挑眉,“为什么?”

    “我,我的手已经不适合了。”宁浅语的语气中带着失落。

    “抬起头看着我。”突然慕圣辰严厉的声音传过来,宁浅语反射性地抬起头。她的眼里带着挣扎和委屈。

    “看着我的眼睛说,你不想去。”

    宁浅语把眼神移到慕圣辰的眼睛上,眼神深邃,一眼望不到底。她提起不起半点的勇气说她不想去进修,那是她的梦想,那是她的生命。

    可是她……

    就在宁浅语纠结的时候,慕圣辰的声音再次传来,“一切都没有绝对,这份表格你先拿着,你想清楚再做决定。”

    宁浅语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拿着那份表格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了。

    她还可以吗?宁浅语不停的问自己。

    如果失去这次机会,她便永远与最喜欢的职业失之交臂。如果抓紧这次机会,她的手……

    下午去医院复健的时候,宁浅语都一直在纠结去不去研究院进修,害她频频失神。

    “宁小姐,那开奥迪车的是你男朋友吗?见过他好几次来医院接你。”旁边传来护士甜美的声音,让宁浅语回过神。

    开奥迪车?叶昔?宁浅语摇了摇头,“不是,他是我老公的助理。”

    “哇,宁小姐这么年轻就结婚了?”护士一脸羡慕地道。

    宁浅语摇头道:“很年轻吗?我已经二十五了。”

    护士边在本子上记录宁浅语的复健情况,边道:“宁小姐,我都二十六了,连个人家都没找好呢。不像宁小姐结婚了,还有个既有钱又疼你的老公。”

    宁浅语但笑不语,有钱?慕大少的确有钱。疼她?呃,还好吧。

    “宁小姐,你的复健快结束了吧?”护士见宁浅语对老公的事不想多谈,立即转移话题。

    “再过两天就结束了。”

    “从宁小姐复健的情况来看,结果肯定是很好的了。”

    “希望吧。”

    从医院复健回来的时候,宁浅语正好在大门口遇到了准备离开的叶昔。

    “叶助理就走吗?留下来吃个饭。”

    “宁小姐,我还有事忙。”叶昔说着准备离开,突然他转身朝着宁浅语道:“宁小姐,那份申请表你填了吗?”

    “医科大学那份研究生申请表?”宁浅语诧异地朝着叶昔看过去。

    “对对,就是那份。辰少托人找了好多关系才拿到的,国内最知名的神经外科专家莫言教授的研究生,可是众人挤破脑袋都想要去的地方。我刚才倒忘记问辰少要表格了,算了,我明天再过来取。”说完叶昔急急忙忙地走了。

    宁浅语站在大门口半天才消化完叶昔的这个消息,神经外科专家莫言,整个华夏的神经外科医生谁不对他推崇?没想到他竟然会带研究生,更没想到慕圣辰会托关系弄到这份表格。

    想早上慕圣辰那很随意的语气,只是让她考虑,宁浅语都觉得自己是一种辜负。

    宁浅语,他费尽心思弄来这表格是给你糟蹋的吗?你不能辜负他的期望!

    宁浅语豁然开朗地踏进了公寓,拿着填好的申请表,敲了敲慕圣辰的房门。

    里面没有回应,让她有些诧异。刚才她去书房看过了,慕圣辰并不在书房,如果他不在房间,他去哪了?

    推开房门,看到床上有慕圣辰的外套和衬衣,而隐隐的有水声从浴室传出来。

    原来在洗澡呢!宁浅语捏了捏手上的申请书,站在房间里等慕圣辰。

    不知道多久过去,水声停止,然后就听到轮椅摩擦的声音传过来。

    宁浅语朝着浴室门看过去,就看到慕圣辰坐在轮椅上,身上盖着一条浴巾。

    宁浅语的耳根子迅速红了,不自然地转开眼睛。

    看到宁浅语在房间,慕圣辰微微有些诧异,从床上把睡袍拿起来,披上。

    “我是来把这个给你的。”宁浅语有些尴尬地把手上的资料递给慕圣辰。

    “嗯!”慕圣辰倒没有半点的尴尬,从你跟你浅语的手上接过表格仔细看了一下,点了点头。

    “谢谢。”宁浅语微微有些激动。

    “不客气。”慕圣辰抬起头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我要休息了。”

    “那我出去。”宁浅语低着头,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从慕圣辰的房间里出来,宁浅语来到厨房,打开冰箱,发现里面空荡荡的。

    “刚才急着赶回来,都忘记去超市了。”宁浅语嘀咕着,正打算出门,就接到叶昔的电话。

    “宁小姐,我忘记跟你说一件事了。刚才我从冰箱里拿水的时候,注意到冰箱空了。辰少不怎么管事,平时公寓里的东西都是我带过去。现在你在那边,只能麻烦你了,现金都在客厅茶几下的那个抽屉里,你直接去拿就行了。”叶昔还不等宁浅语回话,便匆匆地挂断电话。

    宁浅语瞪着手机,摇了摇头,来到客厅,打开茶几的抽屉,果然里面是有几叠现金,连银行的封条都没有解开。

    抽出几张,她拿起玄关处的钥匙,出去采购去了。

    从小区附近的超市购买好东西后,宁浅语费力地用左手提着袋子踏进小区大门,迎面开来一辆熟悉的保时捷,宁浅语微微一怔,站在了一边,保时捷却停在了她的旁边。

    车窗摇下来,慕锦博的头从里面探出来。

    “宁浅语,你是来找我的?”

    “不是。”宁浅语吐出两个字便往里面走。

    慕锦博的眼神落在她吃力地用左手提着的几个袋子上,然后又把眼神移到她的脸上,“不是?难道你在这里有房子?以你那医生的工资,还不至于能在这里买个房子吧?”不是慕锦博看不起宁浅语,跟她谈恋爱三年来,宁浅语医生的工资跟一般的人比的确算不少,但在他这个富二代的眼里,却是少得可怜。

    “我那点工资怎么可能在这个豪苑买得下公寓?不过慕二少别忘记了,我老公在这里有间公寓。”宁浅语淡淡地看了慕锦博一眼,然后提着袋子绕过慕锦博的车,往后面那栋大楼走去。

    看到宁浅语正如她所说的进了大哥所住的那栋楼,慕锦博愤怒地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方向盘发出刺耳的声音,却没有能把宁浅语唤回来。

    后面传来喇叭的声音,其中夹杂着司机的骂声,“挡在大门口,你进去还是不进去?”

    慕锦博原本就憋着一口怒气,现在别人来骂他,简直是火上浇油,立即从车上下来,气冲冲地把后面那辆车的司机从车内拽出来,劈头一顿打。

    宁浅语不知道这些,当然她就算知道了,也只是当个旁观者,看看戏罢了。

    原本她还以为自己再见到慕锦博会伤心,现在才发现,他对她而言不过是个认识的人而已,不知不觉中,连恨似乎都没有了。是让她改变的?不由自主的,慕圣辰的脸庞浮在她的脑海,接着画面转成他们之间生活的点点滴滴。

    “难道这就是有对比才有差距?”宁浅语自嘲地道。

    “什么有对比有差距?”伴随着声音,大门从里面被打开。

    慕圣辰正双手环胸看着她。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宁浅语满脸的不可思议。

    “秘密。”慕圣辰说完这二个字,从宁浅语的手上把袋子接了过去,感受到袋子的重量,他皱了皱眉头。

    “很重的,还是我来吧。”宁浅语带上大门,换了鞋子,追上慕圣辰。

    “我是男人。”慕圣辰很认真地看着宁浅语。

    “噗呲,没人怀疑啊。”宁浅语好笑地想要抢袋子,一脚踢在地毯上,脚步不稳而往前摔倒,就在她以为她会跟地毯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一直手臂即使勾住了她的腰。

    “我觉得你怀疑了。”慕圣辰手臂用力一带,宁浅语坐在了他的身上。

    鼻息间都是熟悉的味道,他们的脸几乎贴到了一起,宁浅语抬眸看过去,猝不及防的,就跌入慕圣辰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中。

    “哪……有。”她的声音都在颤抖,双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

    慕圣辰微微一怔,把宁浅语给放开,哑着声音问,“袋子放哪?”

    宁浅语耳根陡地一烫,脸颊染得绯红,指了指餐厅的方向,“那个放餐桌上就行。”

    慕圣辰操控着轮椅离去,又返回来,发现宁浅语还站在那里发呆,只好出生提醒她,“放好了。”

    “哦,我去整理一下。”宁浅语垂着脸,慌张地跑进了餐厅。

    墨色的瞳孔倒映出女人落荒而逃的模样,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兽,慕圣辰回过神,眼神落在明显高高隆起的地方,眉心缱绻成“川”。

    他都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多少次不能控制自己的欲忘了,从几何时,他这清心寡欲的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为她失控。

    不能再这样下去,她只是一步棋子,一步让慕锦博痛不欲生的棋子。慕圣辰告诫着自己,但在内心深处,却有个声音在提出质疑,真的只是棋子吗?

    慕圣辰不想去深究,只是劝告自己宁浅语只是棋子。

    早上七点,宁浅语如常出房间去准备早餐。

    打开房门,却发现慕圣辰已经换好了衣服坐在客厅里。见到宁浅语出来,慕圣辰淡淡地道:“你准备一下,早餐我们出去吃。”

    “啊?”出去吃早餐?

    慕圣辰掉转视线,多看她一眼,都会多于。

    她摸了摸鼻子,返回房间取了包包便走了出来。

    “已经好了?”慕圣辰清冷的眼神在宁浅语的身上扫一圈。

    宁浅语低头看一眼自己身上的衬衣和牛仔裤,很休闲,吃早餐正好吧?

    “有问题?”

    宁浅语询问地朝着慕圣辰看过去,后者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从小区出来后,宁浅语正准备推着慕圣辰去搭乘计程车,却被慕圣辰制止了。

    “不用搭车了,在路口的云祥大厦那边。你推我过去就好。”

    宁浅语低头看一眼慕圣辰,要是以前的慕圣辰定然不会说让他推着过去,他不喜欢有人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

    而今日慕圣辰竟然提议说散步过去,很显然他的心情不错。

    慕圣辰的心情不错,宁浅语的嘴角也跟着扬了起来。

    “其实每天散步也很不错的。你看周围的绿化做得很好,眼睛多看点绿色的比较好。”宁浅语推着慕圣辰,不急不缓地走着,一路上跟慕圣辰说着话。而慕圣辰的表情晦暗,揣度不透他的想法。

    很快就到达云翔大厦对面,宁浅语停下脚步,望着对面的高楼,这是A市最大的商业大楼了。而这片区域是A市最繁华的地段了。

    不知道他是要去哪里吃早餐?宁浅语扫视着周围,寻找吃早餐的地方。

    好像这个附近只有几个有名的餐厅啊!

    “呦,这残废是谁呢?”

    然后就看到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青年挽着一个打扮得很时尚的女子走过来。女子左手提着LV,一张脸涂抹着浓妆。男子的脸上带着嘲讽和厌恶。续集

    来源:福利小站(微信:fulixiaozhan)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fulixiaozhan.com/193.html

    本文标签:总裁的独宠妻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热门话题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621
    • 页面总数:5
    • 分类总数:20
    • 标签总数:316
    • 评论总数:1054
    • 浏览总数:167474

    文章投稿 | 净网行动 | 广告招租 | 赞助本站 | 关于我们 | 地图

    by© 2016-2017(闽ICP备16002292号-4) | 存档